近年來農業已不再是單純的民生產業,它已經成為保障國家安全的重要戰略產業。因此在WTO、FTA等國際貿易談判中,農業更是各國最具政治敏感性的議題,絕不輕易退讓,以免引發國內的政治效應。例如美韓簽定FTA曾引爆韓國農民激烈抗爭,幾乎讓當時的政府垮台;兩岸ECFA洽簽也還受制於國內農民與在野勢力的反對。農業議題勢將影響未來兩岸的互動。

大陸增加投資三農

不可諱言,兩岸農業同處於弱勢,也各自存在隱憂。在台灣方面,農民所得偏低,農業淨收入低於20萬台幣,使得務農意願降低。儘管歷經不同政黨執政,但是對於農民最頭痛的農產品產銷失衡問題,卻始終無法提出有效的解決方法,農民深受其苦,對大陸低價農產品輸台可能讓產銷問題更加惡化心存疑慮,自然極力反對。而列為重大政策的《農村再生條例》則存在諸多爭議,反對者認為該條例是架構在都市的工業需要及休閒需求之上,主體不是農村生活、農民生計且剝奪農民自由處分財產權並架空現有法律,方便財團炒地皮而全力杯葛。政府必需對症下藥,拿出具體做法來爭取全民支持,而非硬闖,以免激化農民與政府的對立。

同樣解決「三農」問題始終是中國政府重要的施政目標。然而推動至今,農業仍普遍存在基礎設施薄弱,農民穩定增收困難,農村社會發展落後,城鄉差距繼續拉大等缺失,農業仍然是國民經濟中最薄弱的環節。目前中國社會貧富差距持續惡化,代表貧富差距的吉尼係數2008年達0.47,已超過0.4的警戒線。根據最新統計資料顯示,2009年中國農產品進出口總額為921.3億美元,其中出口395.9億美元,進口525.5億美元,貿易逆差為129.6億美元,這也是中國農產品進出口持續6年出現逆差。雖然中國農民每人平均純收入於2009年首次突破了5000元人民幣(5153元),但是與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7175元相較,仍有一段差距。這些數據也引起中國官方的極大重視,在今年發布的「中央一號文件」再度聚焦在農業發展與農村改革。

農業考驗執政能力

中國政府除了實施減免農村稅負(逐步邁向零稅負)提高農民收入外,將透過增加對三農投資(2009年中央財政對三農的支出為7161億元人民幣,2010年可望超過8000億),大力推動現代農業建設並積極推動建材下鄉,鼓勵農民建設自用住房等,希望能打破城鄉間的藩籬,將基礎設施從城市向農村延伸,縮短城鄉差距,並進一步擴大內需市場,來穩住改革與經濟持續增長的成果。

農業問題同樣考驗兩岸領導階層的執政能力,也牽動兩岸未來的政治走向。如何避免因農業貿易磨擦,影響兩岸和平進展,值得雙方領導人嚴肅看待,應採「先內而後外」的穩健策略,不宜躁進。台灣方面應該將為農民「除害」並協力打開國內外通路,解決農民長期的產銷失衡困擾,提高農民所得,列為農業施政的首要目標。中國則應在養活13億人口的大目標下,推動農業經營體制創新,增加農民收益,改善農村經濟,縮短城鄉差距,解決新生代農民工歸屬問題。既然兩岸農業確實存在互補空間(內需市場與農業投資),未來兩岸的農業交流應擺在「互助、互惠、互利」的基礎上,若只是朝向單方面傾斜,從長遠來看反不利兩岸未來的農業發展及良性互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