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常說大陸落後了幾十年,凡事都得有錢才行得通,不過卻讓我碰見兩位讓我搭車還不收錢的的士師傅,推翻我對大陸人往「錢」看的舊思維。

「走」在高速公路上,別說台灣不准,大陸也一樣,從外地來的遊客,誤闖上高速公路,又遇到下班顛峰、的士交班時段,如果不是碰上兩位的士師傅熱心接駁,我還真不知會在深圳的高速公路上走多久,搞不好還會進一趟公安局被罰。

04年到大陸自助旅行,從廈門飛深圳,和當地台商約好晚上7點鐘用餐,班機抵達深圳機場時6點出頭,正好遇上的士交班,一群人見著的士就搶著上車。我想先走幾步再看,沒想到愈走愈遠,搶車搭的人是沒了,但也沒見有的士停下來,才發覺不對勁,眼前怎麼也看不見盡頭,路變得很寬敞,看到路肩上的標示牌,原來是走上高速公路了,急忙停下來想招順風車,可是就是沒有車肯停下來。

眼見每一部車都是急駛而過,連個匝道也沒得下,錶上時間都快7點半了,心情和步伐愈走愈沉重,突然有部的士開到我前頭的路肩停了下來,師傅搖下車窗,劈頭就扯起嗓門對我吼:「這路不能走人的」。沒等我講明原由,他就叫我先上車,在車上問了我要去的飯店,他跟我解釋,這時段是的士交班,他先把我載到哪個路口,再交代下一班的師傅把我載到飯店,他講得稀里糊塗的,我聽不懂他說的是什麼地方、會把我交給什麼人,心想,反正先下了這條看不見盡頭的路再說。

他大概以60公里的時速開了20分鐘才見著人潮,可以想像萬一還走在那條路上,我還得走多遠。車子轉到一個彎道,他叫我甭下車,換了一位年輕師傅上了車,說實在的,那時我打心底七上八下,怕是誤上賊車,見了人潮還真想趕緊下車,不過大概年輕師傅也看出來了,「你是打台灣來的吧,甭擔心。」

沿途年輕師傅一直講到台灣人對大陸人的印象都不好,老把每個大陸人都當是居心不良,老以為大陸還很落後,「咱們可是同胞啊」,他這麼一說,反倒變得我很不好意思了。

進了深圳市區,遇上下班時段,人潮全湧進街上,車子也多了,塞車塞得不輸台北,年輕師傅又開了20分鐘,把我送到飯店門口,我這才發現他根本沒壓錶,掏出400塊人民幣要當車錢,他竟然把錢退了回來,還以為是錢不夠,不過他說「老師傅交代了,不收你錢。」

下車以後,趕忙進了飯店,都已經快9點了,一桌人還等著,我拿這段糗事跟大夥解釋,也把遇上兩位的士師傅接力把我送到的過程告訴大家,一位年長的台商就說,大陸還是很有人情味的。

時隔多年,也無從感謝這兩位師傅了,如果能以這篇文章表達我的衷心感謝,也算了我一樁心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