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台灣的三位教授發了電子郵件,很快都得到了回覆,雖然國立清華大學的那位教授拒絕了我的採訪,但他如實告訴筆者因為剛剛開學沒多久,作為院長有很多事要忙,所以沒辦法接受筆者的採訪。另外一位國立中山大學的教授雖然忙,也表示了不太適合發表意見,但最後還是接受了採訪。

在筆者跟這幾位專家聯繫時,先接觸到的是他們的學生或者秘書,她們都很認真,很誠實地相告,所以,在聯繫這幾位專家時,我都有著很愉快的心情。相比之下,跟大陸一些院校的專家教授聯繫則很艱難,有秘書的則更了不得,通常直接拒絕接受你的採訪,更不可能告訴你領導去了做什麼、什麼時候有空。

而台灣另外一個協會的理事長,連生病這樣的小事都告訴了筆者。跟另外一個辦事機構的新聞聯絡人聯繫時,他們很快就答覆並發送了我要的相關資料。在大陸當然也能遇到很好說話的協會領導,但多數都保持著官員的低調姿態,拒絕是常事。他們生怕自己說了什麼,哪怕不是錯的也會很驚恐,所以寧願不多說。

台灣人的誠信讓人一直保持著愉快的工作心情,辦事效率自然不會低,這些都很值得大陸尤其是政府機關,企事業機構學習和借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