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碁董事長王振堂是出了名直言、敢言的科技大老,身兼台北市電腦公會理事長,為捍衛產業創新條例30條,開春以來,王振堂奔走兩黨黨團之間,披甲上陣上電視與官員辯論,公然嗆總統馬英九拍板刪除稅率優惠,是用政治腦袋解決經濟問題。一夫當關氣勢,頗有與科技界「第一砲手」鴻海董座郭台銘並駕齊驅之勢。

產創條例被列為立法院本會期第一優先法案,對王振堂而言,搶救產創30條已如燃眉之急。王振堂發揮他一貫Simple Focus的做事態度,一次只做一件最重要的事,一如宏碁今年只訂下一個頭號目標,即挑戰惠普成為全球最大筆電廠商,王振堂眼前也專注在立院通過產創前的最後倒數時刻,尋求翻盤機會。

破釜沉舟 戰到最後

王振堂擺出「戰到最後一兵一卒」破釜沉舟的架式,馬不停蹄與政界、業界、媒體界溝通,一張張打出手上王牌。行政院鐵了心刪除稅率優惠條款,王振堂代表的企業界已輸了這局。下一局,兩周後立法院見真章,以立院回歸民意的基本精神,王振堂在緊迫的時間裡,能爭取到民間觀感大逆轉有其難度,但以王振堂堅毅的戰鬥精神,誰也不敢說這位猛將一定會在這場牌局鎩羽而歸。

王振堂個頭不很高,腳步卻走得很快,對他而言,捍衛產創30條,是在為台灣未來10年的產業發展鋪路,期望藉由產創,布下一個可左打新加坡、右打香港的全球營運總部格局。

可惜的是,產創30條在前版加上了「全球前500大企業」適用條件的「美意」,最終卻成為扼殺30條的緊箍咒。由於前版適用對象指向宏碁、鴻海、廣達、華碩等少數企業,導致輿論鋪天蓋地的反對,王振堂更因其電腦公會理事長、宏碁董事長的雙重身份,屢遭外界質疑是在為宏碁護航。

按照王振堂說法,他是站在公會立場為台灣經濟發展尋找出路,且產創30條的適用條件可多方討論、研議,並非要以「全球前500大企業」為單一審核指標,也就是適用對象應該更多元,並不會只有少數企業。不過,不管王振堂如何反覆說明,官員、民意、評論回應的多還是聚焦在「不能只為4家企業量身打造」,宛如鬼打牆般的雞同鴨講,也令王振堂傻眼。

砲轟政府 業界異數

事實上,產創30條存續與否,各有其優缺點,王振堂畫下陣來,其實各界可就台灣要不要仿效新加坡,祭出稅率優惠手段吸引企業來台投資,以及犧牲稅收利益,對台灣民間可能創造的乘數效果到底有多少,做深入的探討,這才是電腦公會出面捍衛產創30條的主軸。

對外界來說,王振堂經此一役,可說奠定了他在科技界「重砲手」的地位,勇於向政府嗆聲的王振堂,在科技界算是異數。以跟宏碁並稱「台灣雙A」的華碩為例,華碩董事長施崇棠眉眼之間則常似笑非笑,如老僧入定,就算談起叢林法則味道濃厚的巨獅、銀豹策略,施崇棠談吐口氣、肢體動作仍滿是「佛心來的」。對照王振堂的風格,展現截然不同的風貌。

事實上,王振堂在宏碁集團分家前,並非最早浮上檯面的接班人,當時宏碁集團內充滿企業新星,包括現任友達集團董事長李焜耀、現任緯創董事長林憲銘等,王振堂在宏碁三度企業改造後才出線接班。

王振堂當初接下宏碁打造品牌事業,也被外界視為砲灰,認為台灣做品牌不可能成功,王振堂將外界的唱衰內化為成功的動力,激勵宏碁成為台灣企業進軍國際,有史以來最成功的品牌。王振堂說,他就是用這股化不可能為可能的力量,全力尋求產創條例翻盤的一線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