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友聯表示,三K三班外勞被剝削的更厲害,應給予更好的待遇。圖為勞工團體在勞委會前以行動劇諷刺政府的外勞政策。圖/本報資料照片

我認為,外勞問題必須回歸外勞政策本質去解讀,過去10幾年來,勞委會說外勞是補充性勞動力,也就是缺工才找外勞,若真是這樣,外勞薪資就不應該是基本工資17280元,應該更高才對。

勞工團體認為,外勞政策已成為讓雇主降低成本的一種工具,是否因雇主提供薪資太低,才找不到勞工,才迫不得已聘用外勞,讓外勞並非補充性勞力、而成為替代性勞力,這是我們應認真思考的問題。

勞委會淪為資方省錢人事部

政府說,台灣勞工因不喜歡做3K3班工作,才開放外勞擔任。3K3班工作很辛苦,以大夜班工作為例,不僅辛苦且有影響健康之虞,一直以來,台灣都以更高津貼,吸引勞工從事,但自從引進外勞從事大夜班工作後,勞委會已淪為替資方省錢的人事部,外勞從事大夜班薪水並沒更多,更沒有津貼彌補勞工身體上的傷害,回過頭來說,如果用提供外勞薪水的水準去請本國勞工作大夜班,怎可能會有本國勞工願意做?

平心而論,請外勞做大夜班工作,有點像是把應該找本勞做大夜班的成本節省下來,對於值夜班過程中可能造成的職業傷害,有沒有合理的補償,是很大的疑問,這樣的外勞政策,不論對本勞或外勞都是不公平的事。

我曾經聽過許多雇主說,若沒有外勞,沒有價格低廉的勞工,雇主就要撤離台灣,轉進中國大陸、東南亞甚至非洲,但從最近中國大陸逐年提高勞工勞動條件的情況,不難想見,雇主若只是「逐低廉工資而居」,以低廉人力為出發、思考產業發展,台灣將永遠都是低度開發國家。

前一陣子全球金融風暴席捲台灣,部分企業在申請到外勞配額後,中途卻與外勞解約,為什麼?因為廠商要倒閉了,請外勞就像是齣荒謬的鬧劇。事實上,勞工團體從90年起就不斷呼籲,外勞政策應該納入移民政策一併考量,如果台灣真的需要這麼多補充性勞動力,那就應該要讓外勞或移入勞工,可以有更大自主性轉換勞工,減少勞工的不當剝削。

勞工團體認為,引進外勞本身就是一種剝削勞工的政策,三K三班外勞被剝削的更厲害,我們主張外勞應該更自由轉換雇主,就是因為政府告訴民眾,有些工作本國勞工就是不想做,只有找外勞,既然如此,就應該給願從事這些工作的外勞一些更好的勞動條件,減少仲介與不肖雇主的剝削。

雇主要低廉工資外勞的另一個理由則是要維持國家競爭力,這種說法乍聽下有理,但問題是,究竟要與其他國家競爭什麼?早在民進黨執政時召開的經續會,就已經有專家學者與勞工團體批評,其他國家的人民不應成為台灣維持競爭力的工具,這個邏輯怎麼聽起來都很奇怪。

更何況台灣永遠在低階技術上做競爭,我很擔心台灣將永遠不會有國家競爭力,其實國家競爭力的概念,本身就有商榷空間,很多時候其實是相當虛幻的,例如英國一家石油公司的年生產毛額可能等同於印尼一整年的國家生產毛額,那麼該怎麼論斷印尼的國家競爭力呢,更何況它國人民若成為台灣競爭力的來源,那麼台灣將隨時都有被其他國家比下去的危機。

政府不能一直壓抑國內工資

我認為,台灣真的應該要認真的檢討,是不是太過度依賴經濟出口的貿易型態,過度依賴國際市場、無法適度創造內需市場,一旦遇到全球金融風暴,就會遍體鱗傷,回頭檢視,為何內需產業爬不起來,如果政府政策永遠是壓抑國內工資,那麼內需產業永遠沒有發展可能,外勞政策也是這項重要問題的一環,政府若繼續忽視,台灣將淪為低階、低技術、低勞動條件產業的國家,苦果勢必由全民承擔。

(勞工陣線秘書長孫友聯口述,記者薛孟杰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