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圖/ 2010.2

立委補選揭曉,低投票率再度透露藍軍選民流失(或轉向冷漠)的訊息,儘管國民黨保住了花蓮一席,卻已讓民進黨在中壢、新竹等深藍板塊寫下歷史。不僅如此,空降參選的蕭美琴在後山也算打得漂亮,究其原因,可能是中間選民轉向或年輕選民認同的關係,無論如何,包括花蓮、台東在內的後山,是否還是國民黨的鐵票區,已經不無疑義了。

當然,藍軍自家分裂,也是民進黨黃仁杼在中壢得以突圍的關鍵,畢竟脫黨參選的吳餘東、林香美皆有一定的基層實力,儘管國民黨已盡可能壓低吳、林兩人的得票數,但卻無法讓該黨提名的空降人選陳學聖當選。有意思的是,就算是國民黨在形式上整合最成功的新竹縣,因為邱鏡淳、鄭永金仍持續明爭暗鬥,自然也導致該黨所提名的鄭永堂仍不敵耕耘較久、知名度較高的彭紹瑾。至於,有「嘉義王」之稱的陳明文在該縣山線選區則以懸殊得票差距當選,完全在各界的預料之中。

整體而言,藍軍確實是敗在分裂或不夠團結,不過這卻不是唯一的因素,實則亦與馬英九總統或國民黨內閣的執政能力與政策作為有關,當然也與「馬金體制」的運作方式,包括提名人選、行事風格等等有關。另由於此役補選結果將會被解讀為是國民黨的挫敗,影響所及,國民黨府院黨的人事地震甚或政策調整都將是無可避免的棘手課題,尤其是年底的五都選舉更是二○一二總統大選的前哨戰,該等選戰又該如何佈局都會備受矚目。

首先,就國民黨來說,由於金溥聰祕書長係定位為「五都操盤手」,故無論他是否主動請辭,都可望獲得留任,否則「馬金體制」將提早瓦解。基此,此役敗選的政治責任或許得移轉至內閣改組的身上;此外,五都選戰部署已箭在弦上,該黨初步的「止血藥方」包括:副揆朱立倫是否篤定參選新北市?是否徵召教育部長吳清基佈局大台南?甚至,新閣揆是否考慮轉由胡志強接任,而由現任閣揆吳敦義、總統府祕書長廖了以等重量級人士親征大高雄與大台中?亦即,受此役敗選的連動影響,國民黨的五都提名人選似乎已必須與內閣改組(或整體性的府院黨人事調整)重新配套,從而有延後出爐的可能。

反過來說,馬英九總統如對胡志強出任閣揆有所忌憚,則該黨將無法組合出最強的五都人選。尤其是,如果該黨在年底的五都之戰再度表現不佳的話,就算胡志強可幫國民黨保住大台中,屆時國民黨內仍會重現「二○一二未必非馬不可」的檢討聲浪,反讓馬英九總統的連任之路提前埋下「藍軍(實質)分裂」的伏筆。

其次,對民進黨而言,勝選氣勢正旺的蔡英文主席,只要她開口尋求五月期間的黨魁連任,黨內勢必無人可擋。有趣的是,就算蔡英文只想續任黨魁,但不排除角逐台北市的黨內天王蘇貞昌或部分支持者卻可能會力拱她參選新北市,希望「郝蘇對決」、「朱蔡對決」,以迎戰大台北雙都;反之,蔡魁也可能會以民調之名、刻意徵召蘇貞昌回鍋新北市,轉期待「朱蘇對戰」,至於她自己仍可能參選台北市,讓國民黨的五都選戰備受更大的壓力。無論如何,民進黨的領導菁英們都很清楚,該黨只要守住大高雄、大台南,又攻下新北市甚或台北市的話,將會更有機會拿下二○一二的國家大位。

最後,此役再度確認了無黨籍在單一選區中確實是沒有空間;另外,也顯示空降候選人不分藍綠通常都較難當選,除非是在新故鄉或返鄉耕耘很深的政治菁英(如彭紹瑾)。同時,國民黨的五都人選如未因此次敗選而延後提名的話,則「馬金體制」的「藍色憂鬱」就會更明顯了!(作者為銘傳大學公共事務學系暨研究所助理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