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登場的四席立委補選,國民黨只有花蓮的王廷升保下一席。藍軍一再失利,意味的不只是馬與金的改革沒有得到選民的認同,而國民黨在地方經營顯然出現了基礎動搖與不少漏洞。

嘉義陳明文挾卸任縣長的聲勢,還有張花冠執政的優勢,輕鬆過關。相對地,鄭永堂不但沒有得到自己兄長鄭永金卸任後的優勢,邱鏡淳縣長顯然沒有全力輔選,他的票源更沒有轉移給鄭家,結果拱手讓給「空降」的彭紹瑾。馬與金在新竹的著力根本沒有發揮真正的效果。

相對地也是「空降」的陳學聖,卻因無法接收吳伯雄、吳志揚父子在地方經營而累積下來的實力而敗下陣來。花蓮還是拜傅崐萁的「放手」,王廷升才能擺脫蕭美琴而拿下藍軍唯一的勝利。

總的來看,馬與金小刀到現在為止,還是無法找到突破地方派系的解決之道,也無法找到整合地方不同勢力的有效方法。未來五都的選戰,這方面若是無法克服的話,民進黨就有可能趁勝追擊,一塊一塊地收回失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