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慧如。(資料照片)
吳睿穎受訪心情低落,透露女兒勸他做事要三思,他希望媽媽不要擔心他。(年代新聞提供)
吳睿穎受訪心情低落,透露女兒勸他做事要三思,他希望媽媽不要擔心他。(年代新聞提供)

吳睿穎日前上年代《聚焦360度》,傳出他要展開大反擊,包括提告、出書、製作《愛的報報》節目大爆料,27日他說,除了搬家躲媒體、找律師捍衛名譽,出書、開節目,都是開玩笑的。自嘲:「現在我的名字除『性騷擾加個問號』外,又和『衰神』聯結了。」

萬箭穿心苦不堪言

吳睿穎說,「請大家放心,時機不到,我不會爆料,因我深刻了解被傷害的痛苦。」是否傷害了潘慧如?他說,「我傷害她?我帶她進演藝圈後她就不鳥我了,她剪髮去霉運關我什麼事?她不承認就算了。」

他說,以後絕不會再說那位女藝人(潘慧如)的名字,「說我想紅消費她?如果我想紅,年代找我和她一起上《命運好好玩》,要我說『兩人從沒在一起過』,我為什麼不去?這樣新聞不是炒更大?但我拒絕,我不要公然說謊,後來她自己上節目。」他家人不高興,認為當初就是因她才離婚,「為什麼要說沒在一起過,弄得是我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是我貼金,她比較高尚。」

指控陶子斷章取義

對政大學妹陶晶瑩的「指教」,他說,那是她「斷章取義」,「我是說『從過去到現在,我一直喜歡這個藝人』,過去我愛她,現在是喜歡,有錯嗎?我說想再娶我老婆,這樣就叫『腳踏兩條船』嗎?」

日子要過笑看人生

他說,現在憂鬱症嚴重,但昨去補習班演講後,刻意走進人潮,「有些人對我說加油,有些人不理我,更多人對我指指點點,我只能笑看人生,我還要過日子啊。」他說,辭職後和金溥聰沒聯絡,講好選後再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