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晾著林宜澐著,二魚文化公司,280元;小說

有那麼一段時期,讀林宜澐的短篇小說集時,總覺得有許多篇都像是長篇小說的第一章,在充滿期待時,它就結束了。這當然是作者的選擇,他沒想要繼續鋪陳,他只想要當下的一個重擊,擊倒,結束。

小說家似乎是告別拳手生涯了,即使他當拳手的時候也愛使穿花蝴蝶步。現在,小說家看來像個喜劇說書人,這是讀《晾著》給我這個感覺。

或許,在舉國皆狂於消費他人之新聞,政客和名嘴交互向群眾催眠的氛圍中,小說家說,這個我在行,而且我說得更有趣而無害。

讀過林宜澐作品的人都知道,他除了能營造戲謔情節外,也擅於諧玩文字,或者說褻玩文字。他在這本新作裏不著痕跡地佈局,卻大張旗鼓地玩他的語言遊戲。於是我們可以看到雅樂廟堂的論述,經典的金句,剪接在聳又有力的庶民語言中,是那麼貼身那麼自得,甚至延展了更多的意涵,結果往往是在俏皮諷刺中說到事物的真實和重點。

生動到位、草根活力加上下凡的論述,從「少年仔吸了有智力,老人吸了有活力,女人吸了有魅力,男人吸了真正有夠力」到「人因為說謊而偉大,因為被唬弄而幸福,因為自我欺騙而不朽」,都可以說是演出型的語言了。再加上情境上的彷如頻道轉換的突兀效果,天衣無縫也好,凸槌也罷,一時之間彷若生活變得豐富、趣味、荒謬,甚或是爆笑連連。

在這裏,小說既非經國大業,亦非登輝大道,人生的哲學、歷史的大論述,放之里巷,都有了一番或許我們也覺得陌生新奇的面貌。小說家在自序中說「小說是一種promise,它承諾我們可以用恣意的幻想和描述對抗平庸無奇的海海人生,以建民國,以進大同。」誠哉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