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但丁的地獄之旅》官網。
▲▼圖片來源:《但丁的地獄之旅》官網。
▲▼圖片來源:《但丁的地獄之旅》官網。

電玩大廠改編自《神曲》的《但丁的地獄之旅》,未上市前即有眾多玩家引頸企盼。未來或許會有更多經典名著,化身成聲光效果十足的娛樂作品,重新與讀者見面。

文學史上的名著雖然浩若繁星,但不少也只是教科書裡附帶一提的書名。不過如今激活經典又多了一招,那就是改編成電玩或線上遊戲。

改編並不新鮮,一個故事只要有趣又有利,遲早會被改編成戲劇或漫畫這類「衍生性文學商品」。但是要改編成打打殺殺的電玩遊戲,故事本身非得具備全武行的要素不可。戰鬥的永恆魅力,就在於它可以成為內心天人交戰的投射,所以再血腥再暴力也不誇張,畢竟「人生就是一場戰鬥」。

美國電玩大廠EA(Entertainment Arts)本月初推出電玩遊戲《但丁的地獄之旅》(Dante’s Inferno),擺明了改編自但丁的《神曲》(九歌)。點擊官網上的幾段視頻,不是出現「下地獄去」的口號,不然就是「兒童不宜」、「血跡斑斑」的警告,看來很想駭人聽聞。遊戲一出,果然評家議論紛紛,但玩家卻頗為買單,直呼幻麗逼人的場景實在太地獄了!就連《Wired》雜誌也聞聲起舞,追加了一份值得改編成電玩的十大書單,其中包括喬叟的《坎特伯利故事集》、馬克‧吐溫的《頑童流浪記》、卡夫卡的《蛻變》、康拉德的《黑暗之心》,以及誰都想得到的《格列弗遊記》等。

《神曲》的結構是中世紀象徵主義的集大成之作,幾乎是從「三位一體」敷演出來的作品。故事一開始,中年但丁誤入歧路森林,遇見三隻猛獸,轉而由羅馬詩人維吉爾引導穿越〈地獄〉,通過地心到地球彼端的〈煉獄〉,最後由貝緹麗彩(Beatrice)接引進入〈天堂〉,三部曲的每一部由33篇詩歌組成,詩歌的基本單位則是三行一組的詩句。但丁的地獄不如東方版細緻,只有9層,各自代表一種靈魂的罪愆。他把當時所能想像的酷刑全部羅織在此,拆撕燒烤,治大人如烹小鮮,很有虐待狂的嫌疑。

《神曲》內容的複雜又是出了名的,除了月旦人物針砭時局之外,字裡行間又埋進了大量的百科知識,簡直字字陷阱。所有的狂暴和莊嚴都被整頓在更強制的秩序之中,難怪威爾‧杜蘭要說:《神曲》預告了米開朗基羅的降臨。這樣的作品,就像群雄《三國》或奇幻《蜀山》,生來就難逃被電玩改編的命運。

傳統畫像中的但丁,面容瘦削,雙唇緊閉,有種禁慾的嚴苛,不過在《但丁的地獄之旅》中卻搖身一變,好一隻裝甲肌肉男!遊戲的原始設定就是這位傭兵大戰歸來,卻發現貝緹麗彩慘遭殺害,於是為愛走地府,要把她從魔王路西弗的手中救出來。玩家所附身的但丁,任務就是掄起死神大鐮刀,劈砍冥府妖獸和守衛,取得各種神力,好和魔王決一死戰。不過一路砍殺下來,救援也成了救贖,但丁不但遇到故人,更要面對自己黑暗的過去。

貝緹麗彩在原著和電玩中都是關鍵人物,所以有必要回歸一下史實。13世紀的北義大利詩人,剛從普羅旺斯吟遊詩人的淫詞亂語中解放出來,物極一反,倒把婦女捧為真善美的化身,殷勤也獻得非常柏拉圖。據說9歲的但丁慕少艾,愛上了和他同齡的貝緹麗彩,從此一生懸念,為她寫下了一首又一首的十四行詩,儘管佳人在24歲時便香消玉殞了。

這段地下情雖然是但丁自爆的創作八卦,不過和〈地獄〉的本事混搭在一起,卻讓人好生茫然。倒是遊戲的執行製作奈特(Jonathan Knight)自信滿滿,認為但丁有知一定會支持電玩版,因為他當初捨拉丁文而就義大利方言,正是為了讓一般人都能看得懂。

這個理由聽來冠冕堂皇,剛好就是薄伽丘告訴我們的。而《神曲》之所以能集大成,也多虧但丁大肆改編前人的作品。電玩公司這次也特地印行了但丁的詩集,配上電玩場景當插圖,以為感念。

事關但丁一人,到底好說。如果真有電玩遊戲膽敢大肆改編《聖經》或《可蘭經》,那受到考驗的就不只是世代之爭,而是信仰和寬容之間的平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