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著很暖人,想想卻很可怕。大陸國家統計局人口就業司司長馮乃林面帶笑容,和藹可親的講話,給人的感覺就是這樣。

馮司長近日說,1990年到2000年,工資的增長始終是高於CPI的增長,並且2000年以後都是比CPI高出10%左右。這話聽著,暖人啊。我們的工資增長一直比物價增長高,而且10年來每年都高出10%,那20年下來,我們的購買力也就是原來的好幾倍了,能不暖人嗎?馮司長說,「老百姓這些年得到的實惠比較多」。從數據看,確實如此。可問題是,為啥那麼多人說「被增長」,說感覺不到呢?

報導中,馮司長還有一句很隨意說出來的話「當然這個平均工資不包括私營企業」。他說的是「當然」,我們想到的是「原來」。原來那麼暖人的數據,都是給那些壟斷企業,給公務員,給體制內的既得利益者,給公共資源的掌握者的。說「老百姓」得到的實惠比較多,原來是那些人紛紛地「被老百姓」了,而更多的人,連「老百姓」的資格也沒有。

「工資」是什麼東西,農民有工資嗎?工地的農民工有統計範圍的「工資」嗎?甚至,近年畢業的那些大學生,有幾成的比例,有幸進入馮司長的「平均工資」裡面?即使被列入統計的「老百姓」,真正達到平均數以上的,又能有多少,又有幾個不是在少數高薪者的天文數字前「被平均」的?

於是,貧窮有了答案。唐玄宗說過,「我貌雖瘦,天下必肥」,據說我們的開國總理曾經為這句話所感動。反過來,如果手握權柄的階層過於「肥」,那天下就要瘦了,瘦得面有菜色,瘦得可以無障礙地蝸居,蟻族,甚至瘦得沒有尊嚴,瘦得買不起房,上不起學,看不起病,燒不起骨灰。那些工資增長遠快於CPI的,得到實惠的「老百姓」,一年一年地「肥」了起來。於是,我們看到了,什麼人在一年一年地瘦下去,什麼人被醫療,教育和住房壓得喘不過氣來。這些人是中國的大多數,卻不是統計中的「老百姓」,在貧窮中,他們「被實惠」了。

而那些偽「老百姓」的收入,不但跑贏CPI,而且還跑贏了GDP。這些偽「老百姓」還不是中國最上層的富人。地球人都知道,中國最上層的富人這些年財富增長是遠遠快於GDP的。扣掉GDP增長中的一些「無效增長」,扣掉GDP增長中的消耗與部分長遠投資,扣掉最富者的攫取,還要再扣掉這些偽「老百姓」收入的快速增長,留給「非老百姓」的,該是怎樣的生活,也就可想而知了。儘管我們都知道,不進入統計的「非老百姓」,才是蒼生的絕大部分。

幾句話,聽著,很暖心窩的樣子。想想,很可怕,甚至很殘酷。掠奪,筆者看到的是掠奪,或許還是最富者掠奪後給他們的封口費,是分贓中幾碗「暖人」的熱湯,儘管馮司長沒這樣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