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門舞集於蘇科文演出。(陳正哲提供)
▼蘇科文藝術總監陳正哲。(陳正哲提供)
▲明華園《蓬萊大仙》也在蘇州登台。(CFP)

海峽兩岸實現大三通後,台灣產業持續湧入大陸各地,蘇州作為大陸最著名的歷史文化名城之一,近20年來的經濟騰躍令人刮目相看,這裡獨特的品味更成為台商投資的熱點與重鎮。至2009年,在蘇的台商已逾8300家,常住蘇州的台籍人士超過5萬名。

與此同時,文化藝術的交流也在蘇州不斷深入。尤其2007年10月蘇州科技文化藝術中心(簡稱:科文中心)開幕,為各類型的表演藝術活動提供了一個良好的平台。由於文化傳統上的一脈相承,兩岸同胞在藝術欣賞上有基本的認同感;同時在蘇州、在科文中心大劇院的舞台上,不時有來自台灣的各類藝術團體閃耀華彩。

全方位交流 打開大陸新視野

雖然兩岸文化同宗同源,但由於政策意志的差異,以及中國在文化大革命時期導致的文化大斷層,在對西方藝術的吸收融合以及藝術形態的多樣性上,台灣顯然比大陸先行一步。以蘇州科技文化藝術中心開業兩年來台灣藝文團體的演出為例:

2007年科文中心開幕演出季,台灣戲劇名家賴聲川為蘇州觀眾獻上《這一夜,Women說相聲》。2008年10月,由白先勇製作的崑曲青春版《牡丹亭》為大劇院開幕一周年獻演;11月,白先生新作崑曲新版《玉簪記》全球首演。

2009年,台北愛樂室內管弦樂團音樂會拉開了科文中心「情系兩岸」系列序幕。隨後編舞大師林懷民攜雲門舞集《行草》亮相。2010年伊始,明華園又將首席家台柱孫翠鳳主演的《蓬萊大仙》國際版的世界巡演首站選在了蘇州。

多年來,大陸的發展以經濟為首要,當地的藝文團體度過了一段艱難的「沙漠期」,在此期間許多團體生計維艱,更遑論藝術創新。隨著大陸經濟迅速穩健發展,物質生活逐漸富裕,人民精神文化生活需求噴薄而出。由於文化的傳承性,使得台灣節目在大陸,較之國外劇碼,更具有親民感,相近的認知性與欣賞力易建立起龐大的觀眾群。同時台灣藝文團體積極開拓多元的創新演藝,借鑒現代多元化的審美理念,並與傳統文化底蘊相融合,也是台灣藝文團體在大陸演出市場的成功的原因。

不成熟與 潛力並存的市場

前舉各台灣藝術團體,不論是賴聲川宣導的劇場「創意學」,還是白先勇使崑曲重新煥發生命力的壯舉,抑或林懷民用現代舞的手段對中國傳統文化做淋漓盡致的闡述,都在不斷開放的大陸演藝市場中,使大多數觀眾感受到嶄新的藝術視界。台灣藝文團體正把台灣表演藝術文化近幾十年來積累的文化創意的Life Style,以表演模式快速推向中國藝文市場。

培養觀眾藝術欣賞能力,絕非一朝一夕之事。以蘇州作為一個新興發達城市的代表,來觀望台灣演團在大陸演出的期許與迴響,可以發現:目前大陸演藝市場顯然不夠成熟。除北京、上海等一線城市擁有相對固定、對藝術表演具有一定欣賞水準的觀眾之外,在新興地區,觀眾對劇碼的選擇表現出一定的盲目性,嘗鮮與從眾的心理超過藝術欣賞的需求。體現在票房上,則是明星話劇使交響音樂會望塵莫及的原因所在。

然而,大陸演藝市場成熟的過程,亦屬星星之火向燎原之勢發展之階段。硬體建設之迅速、觀眾基數之龐大,市場對於新事物的渴望,足以令任何一個演出團體為之心動。若能以作品叩開市場的大門,必將帶來豐厚的回報。

文化產業與院團振興契機

當前,大陸文化產業在政府政策與資金的大力支持下迅速提高。具有國際標準的劇院拔地而起,各領域的藝術論壇、國際化的藝術節與博覽會的舉辦, 地方交響樂團的籌建,以及各類演出團體的改革都成為適應市場需要、提升城市文化形象標誌性舉措。大陸文化產業的迅速發展為演藝產業提供了巨大的舞台以及龐大的觀眾群落,這也是近年包括台灣演出團體在內的世界各地藝術家紛紛受邀舉辦大陸巡演的基礎。

硬性條件在短期內地迅猛提升,所面臨的是「軟實力」能否配合發展的問題,這對於台灣文化產業既是機遇又是挑戰。如何憑藉自身優勢來滿足這個廣闊市場的需要?如何根據文化市場的不同需求, 來編排具有本地區特色的節目?使其能夠符合不同欣賞層次,不同審美要求,並可以體現時代性的社會體裁文藝作品。大陸觀眾相對于台灣觀眾的態度更為直接,在這裡掌聲跟噓聲都肯給,就端看劇院舞台上的葫蘆裡面賣的是什麼膏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