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舉辦兩岸非物質文化遺產月,圖為蒙古族青年表演呼麥。(新華社)
▲兩岸非物質文化遺產月活動中所演出的朝鮮族農樂舞《豐收樂》。(新華社)
▲江浙滬7大評彈團在新舞臺演出。(本報資料照片)

儘管入冬之後台北寒流冷颼颼,日前還是忍不住到新舞臺連看了兩場蘇州評彈「四大美人」,車水馬龍的台北騫地裡出現這樣情緻秀麗,楚楚動人的吳儂軟語,江南水調,戲終離去依然酥人耳膜,餘音未散。

近20年裡,台北劇場裡出現蘇州評彈,連同這一次應該是第四次了。1998年,雅音勻藝術公司的賈馨園邀請盛小雲、秦建國和范林元等3位名家來台小試啼聲,本以為方言的隔閡,不會太討好,該知一開口便征服了台灣觀眾。

蘇州評彈能征服台灣觀眾,其實有一些美學上的調整,與旅遊時在蘇州水鄉茶館、書場裡所見大不相同。經過台灣美學家與文化人的巧思,重新「洗淨」、「拋光」,還原出文化底色,經由舞台、妝扮、燈光、服裝與劇碼的整體選擇與安排,亦莊亦諧的評彈演出,充滿了濛濛江南綺麗典雅的文化魅力,盛小雲一襲襲高雅的旗袍,手抱琵琶端坐台上,熨貼人心的嗓音,一下子就把台北人勾到那個有著明星花露水香氣的時代記憶裡。

市場改變大陸戲曲美學

但這一回「四大美人」戲碼,另有背景。進攻台北市場不僅主打美人計,而且是青春美人計。集結上海評彈團、蘇州評彈團、吳中評彈團等7家團體的「金榜狀元」,一來就來了25位,台上各有風采,這是上海文廣演藝集團有計畫的整體包裝,以星光幫式的集體登台,將評彈這樣一個原本侷限江南的通俗說唱藝術呈現出靚麗動人的藝術內涵。

市場,正在改變大陸民間傳統曲藝的生命與美學。尋求市場的年輕化,不僅為了降低傳統族群急遽凋零的危機,也為了民間藝術創新的可能性。這次同台來的評彈演員高博文在上海新天地楊惠珊經營餐廳裡推出「搖滾評彈」,評彈、電吉他加民樂,作曲的還是已逝的台灣作曲家張弘毅。效果如何我沒聽過,但可以確定的是,商業上是成功的。

兩岸文化藝術往返曾在1992年創造高峰,92年以前來台的大陸表演團體大底有兩種:一是原汁原味的傳統名家流派,全本老戲看到昏,例如京、崑及傳統話劇,一是少數民族歌舞的瑰麗奇風(如雲南、新彊歌舞團);馬執政之後,2009年顯然再創一波高峰,從大陸中央到各省份的表演團體多如過江之鯽,中華路上的國軍文藝活動中心又開始有了追逐人潮的賣香腸、樂透彩券小販。

名角雲集舞台精銳盡

這一波的特色是,舞台上精萃盡出,名角雲集,一晚的演出全是金牌級選手,不是猛龍不過江,這樣的演出陣容,連在大陸花高價都看不到,而且出錢的全是大陸各大小官政府,重點是:門票全免。不宣傳不賣票,北、中、南重點城市全掃一遍,朋友圈內總笑稱是統戰團來了。

我確實從「統戰」的角度來看這些現象,但說「統戰」沒有惡意,而是在說這些文化活動背後文化軟實力的呈現方式。當中來自大陸文化部主導的「中華非物質文化遺產專場」,堪稱近年來大陸赴台舉辦的最大規模的表演,140多位民間藝術家,來自十多個省分八個民族,包括有維吾爾木卡姆、蒙古族長調、呼麥、貴州侗族大歌、朝鮮族農樂舞等七項已入選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公佈的「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名錄」,根本就是一場滿漢全席吃到飽的陣仗。

特色互異還原文化底色

有趣的是,我看到的不是「統」,不是那種向來在大陸歌舞晚會裡可以看到的高亢色彩、精準與齊一的主旋律,反而是各省分文化藝術表現上的「異」。中國政府奉行的共產社會主義向來強調集體與統一的藝術規律,因為要為「人民服務」。但民間草根蘊育的歌舞,不是要為人民服務,這些歌舞關係到他們在山川河海裡的生存方式,世世代代傳唱的歌聲進不了學院派,但聲腔裡有著與土地聯結的靈魂,真實。

這台演出強調「原生態音樂」,也正是「還原出文化底色」,所以顯得魅力四射。例如11位來自陝西華陰的農民,雖然穿著新製衣裳,但挽著褲腿,或坐或站,一唱起來就是驚人的拔腔嘶吼,歌聲沙啞豪邁,邊唱邊擊著長板凳,又跺又捶,好像不這麼唱,就不能發洩出他們生活基底裡的滄涼,而這種滄涼到最後竟也成為他們最大的娛樂。

能讓大陸官方認同「真實」美學,真是經濟發展後文化政策思考的一大轉變,儘管背後不無聯合國「世遺」項目的推波助瀾。當年(1999年)上海崑劇院要與紐約林肯中心合作全本牡丹亭,臨到頭放棄不去了,原因就是對這個製作要表現「400年前中國社會的衣食住行,眾生百態」不放心,擔心有損「國家形象」。這個尊重差異,並認同每個文化都有個性化差異的轉變,值得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