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國家大劇院。(中國國家大劇院提供)
▲(上圖)在經濟最低迷的時刻,世界樂團湧入北京。圖為萊比錫布商大廈管絃樂團。(本報資料照片)
(下圖)上海東方藝術中心的演奏大廳。(東方藝術中心提供

台灣樂迷2009年度過寂靜的一年,訪台交響樂團數量從前年的六團下滑至兩團,創下近年最少紀錄。反觀對岸,單是北京國家大劇院整年造訪的樂團,就高達15個,是前年的3倍。這樣一個落差,不只是數字問題,更加反應大陸表演藝術市場抬頭的速度和崛起的氣焰。

去年的金融風暴導致企業贊助難尋,台灣經紀公司選擇保守操作,俄羅斯國家管絃樂團以及參與高雄世運場館開幕的美國匹茲堡交響樂團,成為來台唯二樂團。芝加哥交響樂團和維也納愛樂雖有意來台,但因演出費用太高,令經紀公司卻步。

世界名團絡繹登陸

但這兩大名團的高價並沒有嚇走對岸,順利登陸北京和上海,而且並非特例。國家大劇院的交響樂團節目唱旺一整年,幾乎有團就請,包括德勒斯登管絃樂團、美國國家交響樂團、琉森節慶管絃樂團、萊比錫布商大廈管絃樂團、柏林德意志交響樂團等相繼造訪,開創前所未有盛況。

在經濟最低迷的時刻,世界樂團湧入北京,顯示全球經濟版圖位移也在文化上發酵。北京躍升為國際重要表演藝術舞台,不過是近兩年的事。據聞目前許多國外團體顧及面子,前進北京指名非有「水煮蛋」之稱的國家大劇院不去。

此外,「水煮蛋」在北京和中央政府的支持下銀彈頗豐。相較於金融海嘯歐美劇院砍節目省製作,大陸去年適逢建國60年,節目規模不減反增,去年底還推出兩檔耗資千萬人民幣的原創自製歌劇《西施》和《山村女教師》。

「水煮蛋」產生的磁極效應讓人無法漠視,放眼大陸各地劇院的興起更是到達遍地開花的局面。文化硬體的興建被視為城市進步的象徵、經濟力的展現,近十年,大陸各省市輪番搶蓋大劇院、音樂廳,形同一種城市競爭。

劇院成為大陸城市特產

接續蘇州、杭州、寧波、深圳等城市的腳步,過去半年投入營運的表演場地多到數不清,包括合肥大劇院、常州大劇院、溫州大劇院、武漢琴台大劇院、重慶大劇院、煙台大劇院、西安音樂廳等,平均造價都在4億人民幣以上。

預計今年5月開幕、歷時6年、耗資13.8億(人民幣,以下同)打造的廣州大劇院,出自國際名牌建築師札哈.哈蒂之手,首場節目邀請指揮大師馬捷爾演出導演陳凱歌版的歌劇《杜蘭朵》,劇院未落成已先炒熱話題,被視為「水煮蛋」後大陸劇院的新亮點。

大劇院如今成為大陸城市的「特產」,放眼全球大概只有德國能夠與之抗衡,德國公立劇院數量超過150家,但多數具有百年歷史,德國文化發展成熟,就算古典觀眾遞減,觀賞人口仍維持一定的市場規模。

相比之下,大陸人民的文化素養還在提升階段,但是依據大陸每個城市的人口估算,當文化力追上經濟力時,劇院的確不乏觀眾來源。台北市和台北縣的人口加起來640多萬,大陸隨便一個城市就等同大台北的規模,常州人口超過500萬人、溫州近800萬人、合肥約510萬人,重慶市整個市的人口甚至比台灣總人口還要多,可以想見市場潛力有多可觀。

劇院管理院線化全球僅見

此外,大陸政府繼2001年在電影領域推動「院線」政策,也對劇院提出「院線」指示,2009年7月,國務院常務會討論並原則通過的《文化產業振興規劃》中,將「發展文藝演出院線」作為發展文化產業的八項重點工作之一。

其中,保利集團下的保利文化藝術公司,早在國務院宣告政策之前,已大舉投標各地大劇院的經營管理權,旗下劇院將近15個,搭配保利相關藝術經紀、售票系統、廣告等區塊,發揮強大的「院線」效應。

另一位業界巨擘是「中國對外文化集團」,日前才擊敗保利文化藝術公司、廣東星海演藝集團,取得廣州大劇院的經營權,展開院線布局。總經理張宇表示,面對潛力巨大的演出市場,演出院線的出台將為地方劇院注入新鮮活力。他更期待中演院線聯盟,能夠引發骨牌效應,以市場的力量助推地方文化體制改革。

以院線概念,經營演出場地,稱得上大陸另一「特產」。歐美劇院多屬定目劇院,每年推出一定數量的歌劇製作和演出,維也納國家歌劇院、紐約大都會歌劇院為此類;而音樂廳主要提供駐廳樂團使用,諸如柏林愛樂廳、萊比錫布商大廈等。

(文轉B5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