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劇《山村女教師》2009年在大陸國家大劇院演出。(CFP)
▲蘇科文中心。(蘇科文中心提供)
▲維也納愛樂雖有意來台,但因演出費用太高,令經紀公司卻步。(本報資料照片)

台灣樂迷2009年度過寂靜的一年,訪台交響樂團數量從前年的六團下滑至兩團,創下近年最少紀錄。反觀對岸,單是北京國家大劇院整年造訪的樂團,就高達15個,是前年的3倍。這樣一個落差,不只是數字問題,更加反應大陸表演藝術市場抬頭的速度和崛起的氣焰。

(文接B4版)

相較之下,大陸各地劇院多半以提供外租使用為主,易於套用電影院的「院線」概念。雖因精緻表演經營不易,若干劇院出現荒腔走板現象,如長江畔的田漢大劇院每晚推出載歌載舞的綜藝秀。但院線化的好處在於分攤成本,一齣表演引進大陸之後,可前往多處登台,包括演出費、食宿交通等都有談判空間,而且有利於行銷宣傳操作。

表演團隊和企業相繼浮現

此外,各大城市硬體整備後,彼此間的較勁,逐漸從上一波的硬體轉向軟體,對於劇院節目也大有裨益。去年7月,杭州愛樂、浙江交響樂團相繼成立,首演日期只隔兩日,貴陽交響樂團更在私人企業的支持下成軍。

根據中國交響樂發展基金會的統計,目前大陸樂團已達44個。如今各地新興樂團,主要在提高在地競爭力,成立規格首重氣魄。杭州市政府成立杭州愛樂,投入資金一喊就是一億人民幣。浙江交響樂團的前身是浙江民間歌舞團管絃樂團,人數從原有的雙管編制60名增加至三管編制105位。貴陽交響樂團經費主要來自當地的星力百貨集團,該集團預計每年挹注一千萬元。

其中,中國愛樂、中國國家交響樂團、上海交響樂團和廣州交響樂團獲得樂評人較多著墨,其餘多半是歌舞劇院的附屬樂團或是地方性樂團,雖然甫成軍演出水準尚待提升,但假以時日,加上重金延攬人才,後勢不可小覷。

至於各省市原有的文化機構,也在如火如茶蛻變當中。2003年大陸國務院印發《文化體制改革試點中經營性文化事業單位轉制為企業的規定(試行)》,以求國有文化團體更加符合市場機制和經濟效益。

2004年「廣東星海演藝集團」掛牌,由廣州交響樂團、廣東星海音樂廳、廣東實驗現代舞團等組成。2005年「上海大劇院藝術中心」成立,中心由上海大劇院、上海交響樂團、上海芭蕾舞團、上海民族樂團、上海歌劇院、上海音樂廳等單位組織而成。同年成立的上海文廣演藝中心,包含十個文藝團隊和五個劇場,諸如上海評彈團、上海雜技團、上海愛樂、美琪大劇院等。如此集結創作演出、劇場服務和市場運營功能的演藝文化集團,正在全大陸成形中。

藝術經紀公司紛成立或設點

大劇院相繼落成、新興文化團體的成立、文化集團的抬頭,造就大陸表演藝術市場蓬勃的現狀,同時也促進私人、外來經紀公司的出線。過去大陸藝術經紀的體系,以具政府色彩和集團性質的大型機構所掌控,如中國對外演出公司、上海市演藝總公司、保利文化藝術公司等。

如今,世界各大經紀公司,包括IMG、CAMI、日本的本,全到大陸設點。此外,由旅歐華僑所成立的吳氏國際文化傳媒,被視為私人經紀公司成功案例之一,2006年還在德國成立「德國中國娛樂股份有限公司」。吳氏曾引進德國科隆愛樂樂團、希臘雅典國家交響樂團、瑞典皇家芭蕾舞團、荷蘭舞蹈劇院等到大陸進行大規模巡演,廣東戰士雜技團頗富盛名的雜技芭蕾《天鵝湖》歐洲巡迴由它代理,此外,近來大陸各地樂團前進維也納金色大廳「鍍金」的熱潮,吳氏也為主要推手。

相較於台灣經紀公司以代理節目為主,大陸經紀公司的業務範疇繁雜,擴及大陸對外大型的文化雙向交流、大陸團體的海內外巡演、大型藝術節和展覽策畫等。他們野心甚大,把國外大型經紀公司當作競爭對象,試想當大陸出現一定數量的郎朗、李雲迪等世界級音樂家,不乏成就國際型經紀公司的本錢。

表演產業上中下游成形

綜觀大陸表演藝術市場的發展,產業上中下游已逐漸成形。但回歸基本面,整體最缺乏的是支撐市場的觀眾、執行的管理人才與制度的貫徹。觀眾的培養,不像硬體建設一蹴可幾,因此可發現,重要的國外藝文團體赴大陸,仍以北京、上海為主,除市民文化素質較高,也較易取得贊助。

事實上,大陸表演界也了解觀眾開發的急迫性,因此上海大劇院推出藝術課堂以及具推廣性質、走平價風的「相約大劇院」系列。北京國家大劇院也有藝術講堂、周末音樂會的設計。

此外,大陸文化體制改革過程,人才培養速度不及市場需求,急需藝術管理人才,企業管理制度和組織架構也待落實。因此大陸中央舉辦全國文化體制改革經驗交流會,上海大劇院2008-2009樂季首度發行年報,被視為改制後的突破。中央戲劇學院、上海音樂學院成立藝術管理系;中央音樂學院設有音樂藝術管理專業以應市場需求。

這些在在印證大陸文化力正逐日提升,當軟硬體俱臻成熟之際,自然構成一個完整的表演藝術市場和網絡,一齣音樂劇在大陸巡迴演出長達一年將不是難事,交響樂團光是在大陸巡迴5、6個城市,便能成就一趟亞洲之行。大陸文化市場的起飛,已是不爭的事實。台灣該如何擬訂策略,將危機化為轉機,政府和民間該深切進行思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