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市文化局幾年前由威爾.澳斯設計的青少年流行音樂中心與世貿館共構藍圖。(本報資料照片)
▲台中大都會歌劇院,工法特殊。(本報資料照片)
▲衛武營藝文中心立體模擬圖。(本報資料照片)
▲北部流行音樂中心。(北市府提供)

相較於大陸如雨後春筍的劇院建設,原本以精緻文化領先自居的台灣相形見絀,不過台灣有兩項傲視亞洲的表演工程,被業界視為未來帶動音樂產業持續蓬勃發展的契機,而且這兩項建設,都映射出台灣自由民主的生活型態所產生的創造能量,那就是「北部流行音樂中心」和高雄「海洋文化及流行音樂中心」。

近20年來,台灣儼然成為華語世界的流行音樂帝國,業界普遍認為是拜台灣自由開放的社會所賜,而這也是大陸至今依然望塵莫及之處。去年底,中國媒體做過分析研究,對於大陸至今仍無法複製出周杰倫、張惠妹、縱貫線這類流行偶像歌手和團體,還是納悶不已。殊不知台灣文化界早已有答案,而政府也認知流行音樂是台灣最可貴的文化產業之一,行政院更在去年把流行音樂列入文化創意產業六大旗艦計畫。

北部流行音樂中心將綻光芒

「北部流行音樂中心」和高雄「海洋文化及流行音樂中心」就是維繫帝國光芒的重大指標。其中,「北部流行音樂中心」國際競圖結果在今年元月底揭曉,由美國紐約的建築師Jesse Reiser領軍的RUR(Reiser+Umemoto RUR Architecture PC)團隊拿下首獎,並取得最優議約權,預計2011年開始動工興建,2014年完工啟用。

未來「北部流行音樂中心」將坐落在台北市南港區向陽路與忠孝東路交叉口東北側,介於南港三鐵共構車站與捷運昆陽站之間,占地7.65公頃。在RUR規畫下,它成為一個由公園、劇場及公共空間交織而成的聚合體,包括一座外型搶眼,融合辦公室和音樂廳的主體建築,裡面有容納4500到6000席的室內表演主廳館;此外有一個以LCD螢幕組成外牆的「名人堂」和可移動的「機器劇院」(robot theater)。

至於戶外的大型開放表演空間,整體結構宛如拉長的羅馬環型劇場,裡面可容納15000位觀眾站立欣賞演出。該空間配備了一個長方體的舞台,可以像雨傘般伸縮變成多角體,還可在鋪於地面的軌道上自由移動。音樂中心還有展示空間、數位圖書館、中小型室內展演live house、主題公園、產業社群暨育成空間等。所謂產業社群和育成空間更是難能可貴,因為中央政府喊了多年打造創意產業園區,至今依然不成模樣,未來流行音樂中心的產業社群和育成空間將能扮演園區角色,發揮群聚效用。

「北部流行音樂中心」的誕生過程,同樣反映出台灣自由民主社會的運作機制。台北市政府為了讓「北部流行音樂中心」發揮預訂的功能,前後開過五、六次以上公聽會和座談會,聽取流行樂界和學者的意見,然後訂出國際競圖的審核標準。此外,僅管RUR已取得最優議約權,但有部分設計,北市文化局認為不夠理想,要求RUR進一步修改,務求面面俱顧。

高雄海洋文化及流行音樂中心

至於高雄「海洋文化及流行音樂中心」基地位於高雄港11-15號碼頭,面積約11.89公頃,西臨漁人碼頭,南接新光碼頭,北接愛河沿岸設施,預計興建3,500席以上的室內表演廳堂和12,000席的戶外表演場所,此外還有流行音樂展示區、產業社群、海洋文化展示及旅運服務中心、文化創意產業專區及行政管理部門等,除了展演功能外,同樣看重後端產業鏈的厚植連結與音樂人才的培育功能。該中心原本要在今年初展開國際競圖,但目前還停留在公聽會階段。

事實上,高雄「海洋文化及流行音樂中心」的構想脫胎自2004年高雄市文化局所提出的「高雄青少年流行音樂中心」。當年,高雄市文化局曾邀請英國名建築師威爾˙澳斯,規畫了一份「高雄青少年流行音樂中心」與「國際會展中心」共構藍圖,預訂地在高雄「海洋之星」中油成功廠區。

當時威爾.澳斯的共構圖,呈現了一個極具現代感的玻璃帷幕建築。它有一部分延伸到海洋中,讓人聯想到知名的挪威貝爾根音樂節的歌劇舞台設計意念。建築物外觀則是不規則的橢圓以及稜角線條,顛覆了傳統音樂館的方正造

(文轉B7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