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仍無法栽培出如周杰倫的藝人。(資料照片)
▲台北藝術中心也將成為台灣未來表演藝術生態重鎮。(北市府提供)
▲北部流行音樂中心得標廠商RUR建築師Jesse Reiser解說設計理念。(北市府提供)

(文接B6版)型,也吻合工業科技、流行音樂和海洋城市給人的印象。除了科技商品展外,該建築原本預計興建一個可容納5000人到7000人的表演廳,還有一個1500人的中型演藝廳以及實驗劇場等。高雄市政府宣稱將為台灣打造一個最具競爭力和特色的流行文化與海洋園區,這個口號沿用至今,成為「海洋文化及流行音樂中心」的標竿。

華語流行 音樂園區規畫中

除台北市和高雄市外,台北縣政府也同樣認知到流行音樂對台灣的重要貢獻。去年底,台北縣文化局運用中央政府提撥的「擴大內需」經費,做了一份「華語流行音樂園區」的草坪區規畫案,地點預計在淡水漁人碼頭情人橋旁。為了和南北兩大流行音樂中心有所區隔,台北縣政府的規劃案,特別鎖定在 「華語流行音樂」,目前正向中央爭取興建預算。

從中央到地方,各級政府爭相扶持流行音樂產業,讓擔任「北部流行音樂中心」國際競圖評審團主席的美國萊斯大學建築學院院長Lars Lerup留下深刻印象。他指出,流行音樂一向獨立於政府之外發展,沒想到「北部流行音樂中心」是由政府發動協助流行音樂產業發展,在全世界顯得相當獨特。他也期待優勝團隊可以成功結合政府及音樂產業界能量,帶動台灣繼續扮演亞太地區音樂產業的龍頭。

2014年將成重要轉捩點

但Lerup顯然不知道:以政府力量來協助流行音樂產業發展,進而興建流行音樂中心,台灣並非創舉。上世紀末期,英國的「藝術委員會」也在薛佛一地,投資興建了一座「國家流行音樂中心」。「藝術委員會」為硬體建設投入了1100萬英鎊,原本目的是為了「讚頌全世界各地流行音樂的成功與多元」,寄望吸引大批青年人,並設計許多展覽、互動遊樂設施和音響設備。

不料該中心於1999年開幕,隔年就因缺乏營運經費而停擺,而且根本無法達成任何預期目標──包括每年吸引40萬遊客。2002年,藝術委員會又投入200萬英鎊,試圖讓中心東山再起,不料依然門可羅雀,2003年關門大吉,所有工作人員全部資遣。整棟建築賣給英國薛佛哈倫大學當學生活動中心,「藝術委員會」只收回50萬英鎊,堪稱血本無歸,也引起「國家稽核辦公室」撻伐。

和薛佛的前車之鑑相比,台北市文化局推動「北部流行音樂中心」,整體架構顯得極為縝密。「北部流行音樂中心」兼具了產業園區、休閒、展演、教育等多面向功能,而且座落於核心地段。高雄「海洋文化及流行音樂中心」亦然,因此前些年英國所遭遇的教訓,幾乎肯定不會在台灣重演。此外,率先開跑的台北市政府也開始擘畫中心未來的營運方法,目前傾向採用民間經營、政府投資補助的模式。北市文化局副局長陳冠甫指出,未來的經營者必然要有舉辦活動的長才,屆時將公開徵將。2014年將成為台灣流行音樂產業的轉捩點,這艘文創旗艦能否高舉自由民主文化所豎立的旗幟,繼續在華人世界領航?且讓我們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