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12月武廣高鐵開通後,核心城市與周邊區域的交通時間大幅縮減。(新華社)
▲武廣高鐵開通後,比亞迪韶關生產基地的交通成本可望減低。(CFP)

中國大陸交通運輸的高鐵化將模糊三大經濟圈(珠三角、長三角、環渤海)的界線,2004年,泛珠三角「9+2」模式成立,以廣東為中心,輻射周邊省分,當時並未把湖北納進來。武廣高鐵開通後,「泛珠」疆域進一步向內陸延伸,一批三、四線小城將被「激活」。

據大陸雜誌《中國企業家》報導,武廣高鐵沿線站點,有幾個不太起眼的三四線城市,比如湖南郴州、廣東韶關。雖然作為區域交通樞紐的地位幾十年前便已定下,但在外界眼中,它們仍是商業窪地。經由高鐵,這些小城被點亮,商家與資本正紛至沓來。

高鐵設站 郴州占優勢

作為台達電子(東莞)有限公司專案部經理,台灣人余澄松一直在為這家世界第一大交換式電源供應器的廠商——台達集團尋找下一個遷移的中國小鎮。

5年前,台達集團就感覺到,沿海地區可能會面臨一些問題。余澄松決定再往北伸進300公里,到了江西贛州。但種種原因,他們決定再次修正。余又帶領專案組到湖南踩點。「以東莞為零坐標點,郴州的地理位置與贛州來講是等同的。但是,重要的一點是,那時我們知道武廣高速鐵路要在郴州設立火車站。這是郴州相對贛州的一個籌碼。」

大量承接珠三角項目

郴州是距離珠三角區域最近的湖南地級市。2005年,郴州80%招商項目來自粵港澳,80萬勞動力有八成到珠三角打工,60%的農產品運往珠三角。這個流量成就了高速鐵路設站於郴州。

2009年5月,湖南出台支持郴州承接產業轉移的「34條」,這是湖南省第一次以省委、省政府單獨出台支持一個市發展的政策性文件。2008年年中,郴州已承接珠三角產業轉移項目119個,占全市引進項目的72%。為了這一輪產業轉移,郴州市專門建設標準廠房,3年之內要建成500萬平方米的標準廠房。

最終,余澄松的團隊決定把工廠設在離郴州市區20多公里的桂陽縣黃坪壩鎮,公司名稱為桂達電子。武廣高鐵郴州站恰好是設在市區到桂陽縣的路上。

台達集團在大陸的投資是一個產業梯度轉移的範本。1990年代初,台灣的電源變壓器毛利率越來越低,最壞時僅10%左右。此外,台達在台灣的工廠產能達到一個上限值,1992年,台達選擇東莞石碣鎮,建立第一個大陸基地。

在東莞建廠後,台達又幫助20多家上游供應商到東莞設廠。東莞工廠養大後,台達需要第二個生產基地,後來決定設在長三角的江蘇吳江。第三次產業梯度轉移時,台達選擇了郴州。

如今,余澄松接待過的客人,都認為高鐵很便利。「好比說,我們郴州廠裡面未來面對的世界各地的客戶。有了高鐵,台達的國際客人到郴州,不會感覺郴州是很遠的。許多客人對中國的地理是沒有概念的,他甚至不知道跑了這麼遠。現在,白雲機場下飛機再坐高鐵,一個多小時就能到廠裡面,這是印象分。」

比亞迪落腳韶關

從廣州到韶關,坐高鐵35分鐘,87塊錢。前高鐵時代,要走3個小時。根據比亞迪的消息,武廣高鐵開通的頭一天,比亞迪總裁王傳福從深圳開車2個小時到廣州北站,坐上高鐵來到韶關,參加第二天比亞迪在韶關基地的奠基儀式。事實上,比亞迪落戶韶關,並非完全因為高鐵。「比亞迪在贛州、梅州都考察過,經過研究,選擇了韶關。」東莞方面派駐轉移園的常務副主任葉錦銳說。

與江西、湖南相接的韶關在風格上其實不那麼珠三角,反而更近於內地城市。這是個老工業城市,國有企業比重高,先天礦產資源豐富,像鋼鐵、冶金、鑄造這樣的重型工業在本地頗有歷史。而東莞、佛山、順德這樣的典型珠三角城市,20多年前,民間製造業就生長了起來。

符合高鐵經濟邏輯

幾十年前奠定下的發展路徑,造就兩個境遇截然不同的城市。當下韶關是東莞的對口城市,廣東省內的欠發達地區。

比亞迪落腳的轉移園就在這種脈絡下誕生,它的前身是韶關始建於1992年的粵北產業園,2009年園區擴充到2863公頃,更名後,成了東莞和韶關的共建項目。比亞迪的韶關基地,算得上轉移園自成立以來所引來的最大項目。園區裡現在總共有200多個企業,但工業產值加起來一年才4、50億元(人民幣,下同)。「(比亞迪)這一個項目就有30億的規模,一個項目就等於很多個項目。」葉錦銳說。

2009年11月,轉移園招商團隊從東莞帶回了不少旅遊和房地產公司的項目。這似乎相當符合高鐵的淺層經濟邏輯,一條鐵軌鋪過,房子沿線起勢,旅行團的旗幟展開。

(摘錄自《中國企業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