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曹仁超推出新書《論戰》。(取自新華網)
▲香港股神曹仁超。(取自新華網)

出生貧苦的曹仁超,被港媒譽為「貧民窟走出的股神」,因為刻苦上進加上天賜機遇,他以5000元(港幣,下同)起家,至今擁有約2億元身價,在這個過程中,他不做實業,只靠投資。

《南方人物周刊》報導,在香港股神曹仁超的嘴裡,總是能聽到「發達」、「賺錢」這樣的字眼,女兒讀到碩士,不想繼續讀了,他覺得很開心,因為在他看來,讀太多書也未必能發達,他會拿李嘉誠、李兆基還有自己來舉例,說明讀書和發達之間並沒什麼必然關係。

只有中學學歷的他,在香港第一財經大報《信報》上開設的「投資者日記」專欄,已經成為香港普通投資者的指南,他有自己一套曹氏「趨勢投資法」,也因此在香港獲得了「平民股神」、「草根股神」的稱號。

家族凋蔽 自小貧苦

雖然是「貧民窟走出的股神」,但其實他出生在一個顯赫的家族。曹仁超的祖父是英美煙草公司在大陸的總代理,但含著金湯匙出生的曹仁超未曾感受到家族的富貴,1950年,朝鮮戰爭爆發,祖父安排曹仁超父親一家前往香港「避風頭」,卻不料大陸開始公私合營,家族資產一夜蒸發。

屋漏偏逢連夜雨,在香港,曹仁超父親病故,老派的祖父擔心兒媳婦帶著家族的股票嫁人,於是收回了曹父在香港的股票,母親帶著3個兒女和1萬元存款辛苦生活,她要求所有的孩子都至少完成中學教育,於是,3兄妹只好過著頓頓1碗鴨血、半斤豆芽、2塊豆腐的生活。

孤兒寡母的日子並不好過,隔壁阿姨丟了件金飾便來搜他的身,理由是「你家這麼窮,偷金也是遲早的事情」,身為長子的曹仁超受不了遭人輕視的生活,中學畢業後即闖蕩社會,把讀書的機會留給弟妹,他的弟弟,後來成為港大醫學院的名教授。

報社投稿 寫出名氣

1949年之後,很多上海企業家南遷香港經營紡織業,曹仁超進了紗廠工作,隨後又轉到假髮廠,但是,曹仁超發現,這樣在工廠裡上班,看不到發達的希望。

在朋友的介紹下,曹仁超開始進入證券業,從學徒做起,同時他還在外面幫人打字、教英文,但薪水只能支撐半個月。證券公司的資料室裡有很多年報,都是英文的,英語很好的曹仁超看完之後和客戶侃侃而談,於是,他嗅到了機會,開始向報社投稿,最後終於得到《明報晚報》編輯林山木的青睞。

超人曹 記憶力驚人

林山木,是留學英國的潮汕才子,後來有著另一個響亮的筆名──林行止,他以專欄而聞名,在金庸退出傳媒江湖後,被稱為「香江第一健筆」。

曹仁超的真名為「曹志明」,曹仁超這個筆名也來自林山木:林山木驚訝於曹仁超對財報當中的資料能過目不忘的記憶力,於是就給他起了筆名「曹仁超」(即「超人曹」的反讀)。

林山木後來和《明報》老闆金庸在辦報理念上產生分歧,開辦了財經報紙《信報》,幾年後曹仁超也追隨而至,林行止的政經專欄和曹仁超的「投資者日記」專欄,自此成為《信報》聞名香江的兩大專欄,多年之後,《信報》被出售給「小超人」李澤楷,林、曹2人隨著林山木的一篇專欄而分道揚鑣,令外界唏噓不止。

慘痛失敗 學到教訓

曹仁超也有過慘痛的投資失敗教訓,1973至1974年間,中東石油危機爆發,股市大受打擊,曹仁超買入和記洋行,當時和記從38元一路跌到7元,他覺得時候到了,便從港幣7元一直買到1元,直到有一天朋友告訴他「和記明天就要破產了」,他才意識到自己犯了多麼大的錯誤,那一夜,他沒臉回家。

慘痛的投資失利經驗,造就曹仁超日後在挑選股票時,他獨創了「牛眼投資法」,他認為,在先行把握市場大趨勢的前提下,挑選在一段時間內具有相當大潛力的行業,再從中挑選升幅潛力巨大的二線股。理論上,5年內只要射中牛眼6次,每次獲利100%以上,就算最初只有萬元本金的投資者,都可以坐擁百萬元資產。

經歷過重大虧損之後,曹仁超學會了停損。「停損也許會錯過了賺大錢的機會,但是它令你不會再一次失去大部分的財產。」至於「追漲」,他的看法是不要輕易言退,只有這樣才能賺取最大利潤。

平常生活中的曹仁超是一個相當「無趣」的人,打過一天的高爾夫就不再去了,一生最大的樂趣就是炒股,看各種相關資料,每天早上7點半起床,看CNN等財經新聞,再上幾十個國內外網站,才開始下筆寫稿。

逐步隱退 投身慈善

現在的曹仁超,已經進入半退休狀態,回首來時路,他發現擁有巨額財富之後,回饋社會更重要,「西方人認同回饋社會,以贏取別人的尊重,我希望中國人亦早日進入這個層次,不以物質誇耀財富,而以自己對別人的幫助,去標榜成就。」他把財產作了處理,除了留給妻女的那一部分外,剩下的資產都要投到慈善事業中,香港的「散戶股神」開始漸漸歸隱。

(摘自《南方人物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