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1年,在民國肇興的前夕,台灣雖無巨變,卻埋下文化新生的種子;是年春天,大儒梁啟超受霧峰林家的當家林獻堂邀請訪台。雖然僅僅2周,卻改變台灣歷史,途中,他針對了台灣的教育,筆鋒充滿同情地寫下「公學校」這首詩,詩中有這樣句子。

「此間有良校,貴人育其英,島民賤不齒,安得抗顏行」,「貴人豢我輩,本以服使命」。所謂「貴人」即指日人,說明台、日人教育的差別待遇,台人受教只因要服務日人(本以服使命),卻不得反抗(安得抗顏行)。梁氏的批判深刻地影響少壯富紳林獻堂,竟造就了台灣新文化運動。

為培育足以與日人抗衡的台籍菁英,林獻堂理解到教育上必須有台人自己的學校,1915年他與辜顯榮等仕紳推動下,創立了臺灣私立臺中中學校,吸收全台青年菁英薈萃一堂,這也是各級學校中,唯一由台人自創的子弟學校,也可以說是最富自我獨立意識的學校。

這樣的精神自創校來一直扎根、漫佈於這間學校,不走激烈對抗,卻「君子和而不同」、走自己的路,也是中一中培育出來青年的一大特色。例如,在省聯招時代,中一中分數一直遠高於嘉中跟南一中,但考到醫科人數卻不如這2校,原因是中一中學子有許多依個人興趣選填志願,而非從俗讀醫。即便念了醫科也有勇氣選擇不一樣的路,這包括台大畢業後走向作家之路的王溢嘉,以及中途轉行、以台語教微積分著名的數學教授楊維哲。

東華大學民族學院院長施正鋒,也自豪地表示:「所經歷的所有學校,唯一感到光榮的是讀台中一中」,因為,這裡是培養台灣人意識的所在,更有著自由學風,台灣最調皮的文化人物,李敖,也在這裡度過慘綠青春。

如今,世事變遷,學校周遭的文教區竟成了最繁華的一中商圈,這卻未遮蔽這間曾培育無數台灣菁英的高中在持續發光,一如淡蘋果綠的制服,清亮而精神,不受污染。校門對面的一中豐仁冰依舊樸實、酸甜可口,口味數十年不變,一中人也依舊承稟校風,樸實、篤學、獨立思考與行動,其餘的就由他人去言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