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利二月廿七日發生的芮氏規模八‧八大地震,比加勒比海島國海地一月十二日芮氏規模七‧○的地震強得多,可是智利地震的死亡人數僅三百多人,海地死亡人數卻高達廿二萬人。

原因其實不難理解。智利是拉丁美洲最富裕國家之一,防範地震災害的準備工作做得比較周全。智利的建築法規嚴格,緊急應變措施健全,震災處理經驗豐富。

反觀又亂又窮的海地,施工品質不良的建築遭到地震摧毀,是傷亡慘重的最大禍首。而且海地的民眾幾乎沒有人經歷過地震,研究海地震災的美國普度大學地球物理學家卡萊斯表示,智利對頻繁的地震活動習以為常,而海地上次發生大地震是二百五十年前。

美國地質調查所指出,海地有八個城鎮在上個月地震時遭受非常「猛烈」與「極度」搖晃。包括三百萬人口的首都太子港;可是但智利城市地區的搖晃程度頂多只達到「嚴重」。

卡萊斯表示,就釋放能量而言,智利地震比海地強了九百倍,但釋出能量隨距離增加而迅速減弱。相較之下,太子港地層較不穩定,如果凍般搖晃,破壞力更強。

智利大多數較新的建築物都有防震考量,鋼骨結構會隨震波擺動,而不是與震波相抗。智利出過多位國際知名的地震學家和地震工程師,他們的建言被納入政府的建築法規和應急規畫內。反觀海地,卻連一套建築標準法規都沒有。

「人道建築組織」執行長辛克萊表示,智利地震發生數小時後,總統巴契列特就出面發布即時報告,顯示災難應變能力迅速。而海地地震發生後一兩天內,絕大部分民眾根本不知道總統蒲雷華是生是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