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佑考生▲旺旺中時舉辦「2010年大學暨技職校院多元入學博覽會」進入第二天展程,不少應屆畢業學生趁著元宵節寫上心儀系所祈求上蒼保佑順利「金榜題名」。(陳怡誠攝)

今年大學學測數學科「爆難」,引發各界檢討聲浪。事實上,大考中心自行公布的研究報告也顯示,數學科「難題占分比例」年年超過標準,九十六年甚至占五十五%。進一步分析,命題者、審題老師、試考生的認知與實際有差,以及作答時間不足,被視為「為難考生」的主要殺手。

大考中心每年都會針對學測各科的答題狀況、成績分布、信效度、鑑別度等指標進行研究,提供後續命題參考。

原定難題占20% 96年竟達55%

按照原設定,數學科難、中、易三個難度的比例應是廿%、六十%、廿%,但九十四年至九十八年的難題(答對率卅%以下)比例都超過卅%,九十六年甚至達五十五%!今年的答對率尚未公布,但補教、考生普遍認為比去年難,比例恐怕再創新高。

再分析其他指標,全國考生的原始成績(百分制)平均呈逐年下滑趨勢,五年前還有四十分左右,今年降至卅二分(命題手冊希望的平均為四十至四十五分),零分二千多人更創九年新高,是名符其實的「史上最難」。

究竟是什麼原因導致如此慘烈的後果?翻閱大考中心研究報告,不外兩大原因。一,命題者對難度的認定與實際狀況嚴重脫節,就算再經過高中審題老師、試考生兩段檢驗,依舊無法改正。

教授命題菁英試考 結果慘烈

北縣雙溪高中教師蔡明男認為,學測命題者是大學教授,不太瞭解高中教學狀況,試考生也多是來自第一志願的頂尖菁英,如此搭配下出現的考題,難免會失真脫節。

大考中心則傾向將問題歸咎於學生,而非老師。研究員陳慧美在「九八學測試題分析」中指出,「脫節」現象不見得是題目太難,可能與高職生近年大量選考學測有關,「整體程度有了變化。」

二,作答時間不足,大考中心九十八年曾對考生進行問卷調查,發現僅十四%覺得時間足夠,卅六%認為時間夠作答,卻沒辦法檢查;同問題問高中老師,也僅七%認為學生擁有充裕的時間。

作答時間不足 拚速度難測實力

在這樣的狀況下,學測淪為「速度測驗」,無法反應實際能力,考生得作大量練習題、熟悉各種解題技巧,才能在考試中占優勢。

林志成/台北報導

大考中心表示,他們在學測考試前八個月就委託大學教授命題,並告知出題原則,但實際上題目怎麼出,要直到考前幾天試務人員入闈時才知道。除非改變命題的模式,否則題目的難易度很難控制在每年都一樣。

大考中心說,今年大學甄選名額增加不少,有大學主張提高鑑別度,否則愈來愈難篩選出考生程度。今年學測數學科確實「中間偏難」,但考高分及考低分的人都增加,不能說這份考卷有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