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大學學測有幾科題目偏難,引發爭議。教育部高教司長何卓飛表示,今年數學科平均僅三十二分,「為難考生了」。學測成績只是要做為進入大學的門檻,指考才要鑑定出菁英考生,兩者目的不一樣,不能混在一起。

「如果學測和指考的試題難度都一樣,那幹嘛辦兩次考試?」何卓飛說,教育部將要求大考中心回到原先的考試精神,學測簡單、指考稍難。大考中心也應將學測及指考題目難易度控制得穩定一點,不能每年變來變去。

大學多元入學專家劉駿豪表示,學測英文科難易度控制得很好,從九十四年到九十九年的六年間,有五年的頂、前、均、後、底標都一樣,其他科目難易度每年就不太一樣。大考中心應加快題庫建置速度,從題庫抓考題,比較容易控制難易度。

不少老師則建議,高中數學應實施「能力分組」,使用不同教材,升學考試也分A、B等幾個等級,由大學依需求挑選採計,才能確保學生具備一定能力,而非逼著學生放棄。

北縣雙溪高中教師蔡明男認為,學測應分組,一組考「帶得走的能力」,一組用來鑑別頂尖學生。或至少學測該分為「學習測驗」與「能力測驗」兩部分,前者考簡單的課本知識,後者考深入分析。

他建議,「學習測驗」的部分或許可採國外作法,事先公布考古題庫,讓學生可以練習、熟悉解法,考試時更換數字即可,如此有讀書的學生一定能拿到分數,確保學習成就。「就像考駕照一樣,大家都會去買題庫本,對交通規則和號誌有基礎的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