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學測數學科相當弔詭,平均分數是歷年新低,零分人數卻是歷史新高,各項指標也都符合「難」的定義。這樣公認的偏難考題,卻無助於提升前段考生鑑別度,十四、十五級分人數幾乎和去年一樣,頂尖大學還是無法篩選學生。中後段考生則大量集中於低分群,拿到二級分的人竟然最多!對各種考生的鑑別度,今年恐怕都奇差無比。

學測究竟該鑑別誰?依甄選入學的原始目的,學測應是「門檻型」考試,做為第一階段的篩選參考。這樣的理想下,有限的「刻度」應放在常態分布下人數最多之處,也就是中等程度。然而近年學測讓人覺得「刻度」放錯了地方。為了遷就前端(甚至是頂尖)鑑別需求,難度不斷提升,效果卻適得其反,前段還是無法清楚鑑別,中後段則因成績普遍偏低,更是分不清楚你我。試想,當超過半數考生都拿不到五級分,中段大學怎麼判斷考生數學能力?

但也不能只怪大考中心,數學科命題極端困難,學生程度差異太大,題數、級分卻太少,就像拿一把只有十個刻度的尺去量顯微鏡下的細胞,很難量得準。

歷年學測數學難題比例太高,完全違反大考中心的命題原則,年年說檢討,但連續五年難題比例超過卅%,到底檢討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