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廣董事長趙少康談起兒女考學測與指考,感觸良多。(姚志平攝)
▼台北市長郝龍斌陪著小孩念書,不要求成績好,只希望他們保持求知慾與好奇心。(王遠茂攝)

「現在學校的數學教育走偏了,好像是在教數學天才或要讓學生考進大學數學系一樣。」台北市長郝龍斌接受本報訪問表示,一份好的學測數學題目應該讓考生平均得五、六十分;今年數學題目「難得有點離譜」。

郝龍斌有三個小孩,一個已工作、一個讀大四、一個國一。他一路陪著三個小孩成長,每年都會做國中基測、大學學測、大學指考題目。他說,「有很大衝動想自己出題」,讓學生讀課本就可以應付考試,不用補習。

中廣董事長趙少康也會做學測國文及英文兩科,他不禁問:「題目這麼多、敘述這麼長,出題老師到底想幹嘛?」

他說,「我國升大學考試是專為前十二%的菁英學生設計,考試引導教學下,一般高中生學習起來相當痛苦。」他想成立一個基金會,每年檢視升大學考試題目及制度是否合理,還台灣一個正常的教育發展環境。

學測國文科分選擇題及非選擇題,各占五十四分,總分一○八分。趙少康說,他兒子讀松山高中,九十七年參加學測時,同學分兩間試場應考,成績出來後,兩試場考生的國文非選擇題差距十分。他認為,國文非選擇題應降低比例,避免閱卷老師不同而造成分數差距。

趙少康說,大學甄選時,有面試老師「天馬行空」提問,也對考生不公平。他舉例,一位南部朋友的小孩學測成績不錯,希望甄選進台大森林系。面試那天,小孩從南部搭車到台北,台大校警告訴他走校園外的羅斯福路側門進校園,很快就到森林系。

哪知面試教授第一題就問:「你從校門口走到森林系,在校園裡看到哪些種類的樹?」考生傻了,因為他沒有從校門口進校園。教授改問:「你搭車時,在高速公路沿途看到哪些樹?」考生又楞在那裡,因為他搭車都在睡覺。最後當然沒錄取。這種口試方式,簡直是和考生玩腦筋急轉彎。

台北市議員王鴻薇有個小孩讀高一,她看到今年學測數學被評為近五年最難,深有同感。她說,有高中老師告訴她,如果考太簡單,根本測不出實力,也測出不出資優的人,數理資優班就開不成課了。

她對國文試題也很有意見,曾在議會質詢教育局長與文化局長國文考科中的修辭,問他們懂不懂擬人法、類比法還有層疊法?結果只知道擬人法,其餘都不會,「那麼為什麼還要拿來考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