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過百歲生日的名畫家楊三郎夫人許玉燕在永和「楊三郎美術館」談起陳年往事(左),一張她12歲時的黑白照,讓她回憶不盡。上圖為早年夫婿為她畫的《台灣婦人像》。(鄭履中攝)
台灣婦人 我最漂亮
▲張超英的媽媽甘寶釵在1920年代的俏麗打扮,令人驚豔。(照片由時報出版提供)
▲旅日流行歌手歐陽菲菲一直走在流行尖端,穿上Givenchy圓形鉚釘外套,展現2010年最新流行,造型亮麗。(鄧博仁攝)

流行風潮雖然不斷推陳出新,也頻頻回眸懷念古早風情。一九二○年代的美少女甘寶釵以俏麗短髮與洋裝打扮,令人驚豔;一九三○年代台灣第一位女性西畫家楊許玉燕穿上最時髦的高領黑底繡花旗袍,展現窈窕風情;半個世紀後,旅日天后歐陽菲菲的爆炸米粉頭與帥氣勁裝,成為時尚的焦點。

在流行的接力賽中,她們是走在潮流前端的摩登女郎,展現了不同的時代美感,更是一部台灣近代時尚史的縮影。

一九○七年出生的甘寶釵,在二十多歲時剪了一頭俏麗短髮、穿著低腰連身洋裝,她是已故駐日新聞處處長張超英的母親。「宮前町九十番地」書中記載,當時她這身時髦打扮,吸引了許多追求者,有一天張秀哲在台灣第一位醫學博士杜聰明家中看到甘寶釵的照片,驚為天人,一個多月之後,兩人就結婚了。

甘寶釵是當年女孩子留學日本的先鋒,就讀日本女子大學。張超英在回憶錄中提到,甘寶釵深受日本西化影響,是「剪髮會」的領袖人物,因此率先把頭髮剪短,穿最時髦的洋裝。可惜甘寶釵因為一項手術不順利,在廿七歲過世。

一九三○年代,上海流行的新式合身旗袍跨海傳到台灣,成為最時髦的打扮。

去年十二月剛過百歲生日的楊許玉燕,望著先生前輩畫家楊三郎生前留下的畫作《台灣婦人像》,時光好像又回到從前,她就是畫中的女主角。當時許玉燕才廿五歲,穿著楊三郎在香港為她訂製的旗袍,手持美麗羽扇,顯露高貴氣質。許玉燕笑著說,「我把扇子一打開,氣勢就旺起來了。」

「今年十八歲啦!」一九一○年出生的許玉燕,十九歲時嫁給楊三郎,婚後隨楊三郎赴日本學畫。走過日治時代、光復時期直到廿一世紀,百年歲月並未在她的臉上留下太多痕跡。每次有人祝賀她壽比南山,她就笑呵呵地強調自己只有「十八歲」,保持愉快的心情是老人家永保青春的秘訣。

歐陽菲菲走紅歌壇四十年,造型一直走在潮流最前端,她寧願將錢投資購買最喜歡的設計師精品,而且眼光獨到,無論七○年代先穿亞曼尼解放線條的套裝到今日穿起Balmain大墊肩外套,她總是搶先眾人穿著,歐陽菲菲笑說:「買東西到有品味時,連看自己的眼光都不一樣。」

從七○年代被日本唱片公司相中出道起,獨立自主的歐陽菲菲就一手打理自己造型,也培養出對時尚的熱愛。她細數自己封面造型時,讓人宛若聽到時尚演進史,「嘿!嘿!TAXI」封面是義大利名牌Valentino連身褲,名曲「Love is Over(逝去的愛)」封面套上Azzedine Alaia黑色薄紗洋裝,八○年代領先群星穿Terry Mugler大墊肩外套,九○年代專輯封面則換上時尚頑童高堤耶與Tom Ford操刀的GUCCI性感服裝…。

她笑說:「我是很傳統保守思想的,但穿衣服時卻表現像是另一個人,那時到香港演唱,他們說我『好野』、『好犀利』,日本人也說我很狂野性感,可能是我給人這樣的印象,我可是正正當當的,只是很open。」

歐陽菲菲一點也不喜歡貴婦排場,覺得進精品店VIP室是活受罪,反倒喜歡在全球各地尋寶,「因為找到想要又適合自己的衣服,比什麼都開心。」

不同年代的時尚女郎,象徵著不同時期「古典vs摩登」的觀念激盪。台灣女人就這樣一步步摸索走出自己的風格,以自信的姿態走在大街小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