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古早的高跟鞋,土城廣川醫院院長柯基生收藏的「三寸金蓮」。(黃世麒攝)

「世界上最早的高跟鞋是三寸金蓮。」收藏了一萬多雙三寸金蓮的廣川醫院院長柯基生指出,許多人以為高跟鞋是法國人發明的,其實最早源自於中國,一千年前中國纏足婦女所穿的弓鞋就是高跟鞋。

台灣第一位漢醫黃玉階於一八九九年三月,在大稻埕發起「台北天然足會」,掀起解纏足運動的序幕。但一九一○年代,台灣的公學校裡,女學生仍有一半以上是纏足的。

「纏足是千年來影響婦女最大的時尚,影響整個社會的價值與審美觀,解纏足運動則是影響婦女最劇烈的一次革命。」柯基生指出,解纏足不僅是把小腳變大了,更是兩性關係、婦女地位的改變,也是家庭與個人生活的一次重要革命。

在動亂的年代,三寸金蓮裡也藏著不為人知的秘密。百歲人瑞楊許玉燕說,二二八事件發生時,纏足的母親曾經從台北大稻埕老家來到她們在淡水的家,「在母親的三寸金蓮裡就藏著一張紙條,是給楊三郎的」。至於紙條中寫些什麼,她已經忘了。

楊許玉燕小時候就目睹姐姐許玉葉抗拒綁小腳的過程,許玉葉個性很強,一邊哭,一邊把裹腳布從這頭甩到那頭,連甩好幾次,好像演戲般精彩。後來母親不再強迫姐姐綁小腳,「幸好輪到我時,不必再綁小腳了。」

黃玉階在宣導解纏足時曾頒給婦女一個「華章」,百年之後傳到前台南市副市長許陽明手上,成為傳家寶,原來許陽明的阿屘姑是黃玉階的孫媳婦。

許陽明說,當時領有「華章」的女學生代表認同解纏足新觀念,接受現代教育的台灣青年要娶的是大腳的女孩子,而不是裹小腳的。

百年前的婦女穿著三寸金蓮,鞋尖從長裙底下若隱若現,展現弱不禁風、楚楚可憐之姿;百年後的今天,婦女的小腳變成了大腳,繡花弓鞋變成了露趾高跟鞋,顯現的已是獨立與自信的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