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藍博洲(右)昨日在台北二二八紀念館舉辦《老紅帽》新書發表會,書中記錄5位政治受難者回憶所歷經的二二八事件、白色恐怖與解嚴等重大歷史事件。曾在二二八事件遭迫害的政治受難者陳明忠(中)現身表達感想。(王錦河攝)

「紅帽子」是共產黨的標籤,也是台灣戒嚴時代一頂禁忌的大帽子,許多人更曾因此受盡政治苦難。長年投入台灣民眾史報導寫作的藍博洲,選在二二八紀念日發表新書《老紅帽》,書中描述五位歷經二二八事件、白色恐怖的政治受難者。

藍博洲曾出版小說《一個青年小說家的誕生》、報導文學《幌馬車之歌》、《二二八野百合》等廿多本著作,廿多年來走遍台灣各地,採集有關二二八與白色恐怖倖存者的歷史證言。

他表示因寫作題材,他被一些人戴上「紅帽子」,「但我一直以為,看待歷史人物與看待政治符號是兩回事。我沒有預設自己的寫作立場是統派還是左派,只是尊重歷史事實。」

《老紅帽》以平實筆調記錄伍金地、江漢津、呂華璋、辜金良、陳明忠等五人的口述歷史。

出生屏東萬丹鄉、被稱為「老農組」的伍金地,少年時被啟蒙反日本帝國主義殖民的思想,參加台灣農民組合舉辦的讀書會、協助動員群眾運動,成為日本當局眼中的黑名單;一九五○年代,他被嫁禍指附和組織「新民主主義青年團」,在反共的白色恐怖時代中被判決,服刑十年。他在高齡八十三時接受藍博洲採訪,無奈中自我開脫「我遭到這樣的劫數,在大時代下不過是小事一樁。」

八十一歲的陳明忠五○年代被認定參加叛亂組織而判刑十年。出獄後,他與同為政治犯的馮守娥結婚,沒想到一九七六年,再度被捕、遭酷刑逼供,最後被祕密審判為死刑,驚動海外發起救援行動,十一年後才再度出獄。

昨日他表示,許多人將發生於一九四七年的「二二八」,與一九五○年代的「白色恐怖」混為一談,其實二二八是群眾是為求民主自治而起,被處決的也以外省人居多,絕不是許多人認知的「國民黨欺負本省人」或壓制台獨;五○年代韓戰爆發後,獲得美國支持的國民黨政權,才開始全面性的白色恐怖肅清。

他並批評,很多政治人物把二二八當作「台灣人的悲情符號」來操作,事實上,白色恐怖才真正影響台灣後來的歷史,他也希望藉由這些小人物真實的故事,為台灣人補足失落的集體記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