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故鄉▲坐在輪椅上的仲嵩弘與妻子初子,昨日在宜蘭南方澳內埤海灘撿拾石頭、海砂,作為兄長的骨灰,同時也埋下政子的相片,手風琴傳來「念故鄉」的旋律,彷彿傳達已逝日人、台女死後的遺願。(李忠一攝)
▲左為仲嵩政子遺照,右為仲嵩實遺照。(李忠一翻攝)
▲左為仲嵩政子遺照,右為仲嵩實遺照。(李忠一翻攝)

二二八事件前,日本人仲嵩實在宜蘭收留一名小女孩,孰料自身卻死在台灣,女孩在日本與那國島長大、逝世。時代的動盪,讓已逝的日人、台女魂斷異鄉。仲嵩實胞弟仲嵩弘廿八日到宜蘭海邊埋下女子遺照,也撿拾石頭、海砂作為仲嵩實的骨灰,讓他倆能魂歸故土。

七十三歲的仲嵩弘第一次踏上台灣的土地,行動不便的他,只能在旁人協助下,將輪椅移往宜蘭南方澳內埤海灘,他與妻子初子望著太平洋,如同每年二二八,從與那國島朝台灣方向,遙祭兄長仲嵩實。

收留台女 仲嵩實卻在228喪命

即使已過了六十三年,仲嵩弘提起死去的兄長與妹妹「政子」,還是忍不住掉淚。他說,當過日本兵的仲嵩實是家中長子,戰後往來與那國島、台灣兩地捕魚,二二八事件前一月,他在南方澳看見流落在外、有輕微智障的小女孩,無助地請求仲嵩實帶她離開。

仲嵩實心想,台灣距離與那國島相當近,有朝一日再帶她回台灣尋親,遂帶著年僅七、八歲的小女孩回到與那國島,並取名為「仲嵩政子」。二二八事件時,仲嵩實因漁船故障在基隆港修理,無端捲入事件中。

二二八事件後半年,仲嵩實訊息全無,直到留在基隆的沖繩人捎來消息,指仲嵩實在二二八事件中罹難。當時仲嵩實年僅卅歲,遺留三名子女在與那國島。

台女長大成人 死前盼回故里

經濟陷入困境的仲嵩家,並未棄養政子,反而當做親人看待,並將她的生日定為昭和八年(一九三三)八月八日。由於政子對台灣的印象仍停在「軍人很多、很亂」的時代,加上仲嵩實在台灣疑遭殺害失蹤,聽到有人要帶她回故鄉,政子會嚇得躲起來,對台灣的印象愈來愈淡薄,也未曾回到南方澳。

十二年前,政子過世前一夜夢見父母,忽然說「我父母來看我了,我想回到您身邊,我要回家。」仲嵩家將這句話當成政子遺願,終身未婚的政子得年六十五歲,但實際年齡小於仲嵩弘,牌位就供奉在仲嵩家的祖先旁。

「妳已回到故鄉,但不要忘記與那國島的家人…」,仲嵩弘的妻子,昨日看著政子的相片低聲泣說,再將政子的相片埋入沙中。拿著仲嵩實、政子遺照的仲嵩弘,表情雖然堅毅,但怎也止不住淚水。

一酹清酒,手風琴傳來的世界民謠「念故鄉」充當輓歌,初子在埋下相片處附近撿拾幾塊石頭、海砂,小心翼翼地裝入錦盒之中;仲嵩弘說「這是兄長的骨灰」,他與妻子望著大海,只能祈願哥哥、妹妹的魂魄能就此安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