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喜歡照相,爸爸喜歡帶著他四處尋訪古蹟,從小楊燁的血液裡,就已埋藏了雙親遺留的種籽,直到退伍後,因為畫漫畫需要尋找歷史題材,楊燁到一家骨董店,花了廿元買下第一張日據時代的明信片,從此欲罷不能。

「你知道當年的歷史博物館美得像日本天皇的御花園嗎?昔日恆春鵝鑾鼻燈塔旁有一副鯨魚骨頭搭起的巨大拱門,因為那裡曾是全台捕鯨的集散地。」一張張日本人製作的明信片,彷彿時光倒流的魔鏡。

後來鄉土意識興起,這些原本乏人問津的老照片,一夕間突然從骨董店絕跡,落入收藏家口袋中,楊燁只好轉向資源回收場和跳蚤市場,八○年代,他重回出生地的北投,從此決定集中心力,專門蒐集北投相關的老照片。

楊燁發現,以前的人拍照多為出遠門旅遊留念,他嫌北投人家中的老照片不夠多,特別多次南下,從回收場秤斤論兩地買回一疊疊南部民眾丟棄的家庭相簿,果然挖到許多寶貝,後來回收場也學乖了,改成一張一張賣。

楊燁表示,一般的老照片迷,最喜歡蒐藏火車站、郵局還有城門等三種主題,有一張新北投火車站的老明信片,楊燁數年前在日本拍賣網站上看到,打越洋電話請日本友人代購卻失之交臂,一年後卻在國內的通訊拍賣目錄上發現同張明信片,這回楊燁沒再放過,只是價格卻由當初的兩百元翻漲到七千元。

隨著網路拍賣興起,老照片變成競標炒作的商品,也讓楊燁的蒐集之路,愈走愈艱難,打開電腦,望著一張民國初年兩名男子使用當時「蟲膠唱片」放音樂的照片,他下標三百元,卻被別人以兩千五百元標走。楊燁無奈地說「這種唱片是七十六轉,每面只能放一首歌,後來才逐漸被黑膠唱片取代,得標的人,是否知道這段歷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