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來國際媒體傳說紛紜,焦點集中在一個問號上:以色列會先發制人,派機轟炸伊朗提煉濃縮鈾的工廠,使「最高領袖」卡梅尼教長(Ayatollah Ali Khamenei)和阿赫馬.迪內賈總統(President Mahmoud Ahmadinejad)(見圖,美聯社)兩人,顏面盡失嗎?

近來國際媒體傳說紛紜,焦點集中在一個問號上:以色列會先發制人,派機轟炸伊朗提煉濃縮鈾的工廠,使「最高領袖」卡梅尼教長(Ayatollah Ali Khamenei)和阿赫馬.迪內賈總統(President Mahmoud Ahmadinejad)(見圖,美聯社)兩人,顏面盡失嗎?

引起猜測的是德國《鏡報》在元月廿六日報導,伊朗核子爐即可造出足夠第一顆核彈所需的「黃磚(yellorcake,亦稱urania,內含八○%濃縮鈾)」。《鏡報》聞名世界,從不造謠生事。與此同時,國際原子能總署也散發一份報告,指出並未簽署「限制核武擴散公約(NPT)」的伊朗,從未遵守公約規定,向該署提出產製鈾量的報表。

根據調查,世界各核武國擁有的核子彈頭總數,已達二三三三五顆。多一顆或少一顆,關係似乎不大,不應該「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但這顆核彈如果落在瘋子手裏,闖出滔天大禍,可能影響全球生民。誰來一肩挑起解決的責任呢?

美國嗎?歐巴馬總統被華爾街金融風暴打得暈頭轉向;在國內企圖推行健康保險,又被共和黨攪得七葷八素。他既能聽任英國接手,試行解決阿富汗僵局,當然不願再和伊朗惹起新爭議,更不想此時此刻在中東挑起新麻煩。如此說來,僅剩下有意願、也有能力對伊朗迅雷不及掩耳般下手除害的以色列了。

以色列以彈丸之地(二二○七二平方公里,約台灣一半強),總人口七百萬中佔四分之三的猶太裔,早已做到「全民皆兵」。為數約四百多萬,裝備優良,訓練有素的海陸空三軍,打遍中東各伊斯蘭教國家,從未遇到敵手。如問以色列有無核彈,以國官方總笑而不答。三十年前我在駐外時期,最常聽到的笑話就是:以色列雖然不承認擁有核彈,「但懷孕已經十五個月了」。

二月廿五日星期四,《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艾普邦姆(Anne Applebaum)在她網路上「寫字板(Slate)」每日報導裏,率先透露消息說:阿赫馬.迪內賈總統忽然飛到敘利亞,與以色列另一位死對頭阿薩德總統(Dr. Ashad al-Assad)密商。

影響所及,華府保守派大本營的「美國企業研究所」上周特別發表評論,題目就叫『以色列會去炸掉伊朗的核彈嗎?(Will Israel Blast the Iranian Bomb?)』引起滿城風雨。假如美國真鼓勵以色列這樣做,目前似乎是最適當的時機。

許多人都忘記了,去年六月中旬,在伊朗首都德黑蘭與其它大城市裏,曾發生所謂「綠色革命(Green Revolution)」。動亂起自阿赫馬.迪內賈競選連任,所得票數不可能高達六六%。支持反對派候選人莫薩維(Mir Hossein Mousavi)的群眾不服,原本贊同伊朗革命者自動自發,紛紛上街抗議。卡梅尼教長當然偏袒他。警察對遊行示威者毫不手軟,鎮壓手段無所不用其極。

示威持續了三個多月,終因人民手無寸鐵,難以為繼。政府說示威者共死亡三十六人,反對派則認為超過一倍也不止。綠色革命雖然失敗,但那時穿著綠色服裝,在德黑蘭街頭造成「一片綠海(Green Sea)」的人民不會忘記。遊行示威並且擴散到全球四十餘國,僅美國就有廿八個城市有反對德黑蘭鎮壓方式的伊朗留學生上街。全球共有廿幾國的伊朗留學生組織示威行動,響應國內冒險犯難的年青人。

當時《紐約時報》曾在「社論對版」刊出一篇來自德黑蘭的伊朗學生投書,題作「一個不同的伊朗革命(A Different Iranian Revolution)」。該報特意隱匿投書者姓名,以免被伊朗特務察覺。紐約時報聲譽卓著,從不製造新聞,此文震撼力不可忽視。

從那時起,對伊朗老百姓而言,阿赫馬.迪內賈的政府已失掉號召群眾與領導國家的合法性。情急之下,德黑蘭一面向敘利亞求援,一面也試圖透過聯合國安理會緩頰。美聯社上周報導說,伊朗常駐IAEA大使蘇爾坦尼(Ali Asghar Soltanieh)曾照會該總署,表示他的政府願在安理會五強另加德國的監督下,交出已提煉出的濃縮鈾,換取IAEA監製的民用原子爐專用的燃料棒,但還有許多附帶要求。國務院發言人克勞雷(P. J. Crowley)立即宣布美國不能接受。

真正能嚇阻以色列政府動武的,只有中國。以色列主管戰略事務的部長Moshe Yaalon昨天剛與戴秉國會談後,離開北京。如果他希望中國至少不反對以色列空軍轟炸伊朗核武設施,我看大陸恐難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