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一度的「兩會」在3月初舉行,那麼在「兩會」上,最受關注的經濟重點是什麼?按照網上的投票,反腐倡廉、社會保障、收入分配、遏制高房價等是網民投票率最高的幾大項。不過,在我看到,調整收入分配關係、遏制高房價可能成為「兩會」上最為重要的兩大重點問題。

因為,儘管反腐倡廉在整個經濟生活中不失為最為重要、民眾最為關注的大問題,但是該問題更重要的是政治問題,是需要長期的重大的政治制度改革才能得以化解的問題。我們可以看到,近幾年來,儘管廣大民眾對政治官員的腐敗現象十分不滿,政府也設立了不少制度安排來打擊和遏制官員的貪汙腐敗。但在現實生活中,政府官員的貪汙腐敗則愈來愈嚴重,其所貪汙的金額則愈來愈高。何也?關鍵是沒有約束的官員權力愈來愈大,絕對權力當然是絕對腐敗。

對於政府官員的絕對權力,僅是通過「兩會」報告提出些什麼政策,短期內是無法糾正的。只有通過重大的政治制度改革,重新界定政府的職能與權力結構,通過新的制度安排來約束政府官員的絕對權力,這樣才能對政府官員貪汙腐敗行為做到有效遏制。

分配不公導致消費不振

作為政府的短期政策,就是如何保證2010年的經濟穩定增長。應該說,這是「兩會」政府工作報告的重心。其開出的藥方是保證宏觀經濟政策的穩定性與持續性,以調整失衡了的經濟結構來實現,加快經濟發展方式轉變,保證經濟高效增長。比如說,減少對投資與出口依賴,促進國內居民消費的增長。

而要實現以居民消費為主導的經濟增長,就得讓居民有消費能力,就得通過有效的方式來增長居民的可支配收入,以解決當前十分嚴重的貧富差距的問題。當前,在2009年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政府希望國民收入分配調整及放寬中小城市戶籍來化解問題,特別是強調城鎮化來化解這個問題。這是幾年來整個社會一直關注的重大問題,也應該是兩會經濟問題的重點。

當前中國國內絕大多數消費水平過低,最為重要的原因是收入分配差距過大,許多收入分配政策不合理。無論是國民收入的要素分配還是機構部分之間的分配都是如此。這種收入分配不合理主要表現為以下幾個方面:一是由於政府政策不合理,從而導致了居民的收入分配差距愈來愈大。二是國內要素市場發展滯後,不少要素財富的分配不是通過市場價格機制進行而是通過權力方式獲得。三是由於政府對整個社會資源過度的干預與管制,或許多制度規則的不合理,從而使得不少政府的政策成了財富的轉移與分配機制。四是在政府的政策中包含許多隱性的不合理的財富轉移與分配機制。

可以說,絕大多數居民在收入分配中所占的比重過小,或社會財富嚴重的分配不公,不僅使得居民消費支付能力不足,並使中國經濟增長更加依賴出口和投資。整個社會的經濟增長結構畸形發展,而且增加了收入分配的不均及帶來了潛在的社會問題。要解決這些問題,就得從根本上提高勞動者在收入分配中的比重,就得弱化權力對要素市場的分配關係,減少政府對經濟生活的干預,通過公共決策減小既得利益制度化的機率等。當然,加快中國城市化的進程也是調整居民收入分配關係的重要政策。在「兩會」它將成為主要經濟問題的重點。

高房價問題整體危害大

還有,「高房價」問題將是兩會或全民最為關注的重點問題。因為,高房價不僅觸及到每一個城市居民根本利益,也成了國家金融安全的隱患、中國城市化進程及經濟生產方式轉變的最大障礙。因為,在高房價下,由於住房交易成了投資品或賺錢的工具,這必然會導致居民住房消費全面擠出。這不僅使政府的民生經濟成為空話,也嚴重阻礙了政府經濟增長方式的轉變,威脅著中國經濟及金融體系的安全。因此,無論是從經濟民生,還是從政府的經濟發展戰略、經濟與金融體系的安全性來說,遏制高房價都成為「兩會」最關注的重點問題。

總之,保證經濟增長,提高經濟增長質量和效益,改善民生、保持社會和諧穩定,是2010年「兩會」經濟工作的目標。而要實現這個目標,就得轉移中國經濟的增長方式,就得把中國經濟增長方式轉移到以居民消費為主導的增長方式上來。要實現這一點有兩個重大問題要解決,一是化解居民收入分配不公的矛盾,提高全體居民收入水平;二是要遏制高房價,以保證居民的住房消費得以持續。這就是我所理解的「兩會」最為關注的兩大重點的問題。(作者為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