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電腦公會理事長王振堂指出,15%單一優惠稅率對台灣是「魔術數字」(magic number),他同意稅率不是國際企業考量來台設立總部與否的關鍵,但稅率高低是一個觸媒,足以讓企業提起評估的興趣。身兼宏碁董事長的王振堂表示,將持續為單一稅率做努力,全力主張宏碁總部留在台灣。

王振堂開春以來,全力為產創30條發聲,由於總統府、行政院已拍板刪除優惠,電腦公會搶救產創30條難度提高。王振堂形容,這段時間為產創不斷與外界溝通,是在打強心針、做人工呼吸,但這麼做並非單為宏碁,更大是希望在台灣發展關鍵時刻,善盡電腦公會的責任。

王振堂昨日與花旗環球台灣區董事長杜英宗連袂受訪,王振堂、杜英宗雙雙指出,台灣若能藉由稅率優惠政策工具吸引全球龍頭企業落腳,對台灣產業鏈發展將有「提肉粽頭」的連帶效應。杜英宗並強調,台灣2000年到2009年GDP成長率落後,形同「失落的10年」,政府應把握未來10年發展的關鍵良機。以下為專訪摘要:

30條未牴觸公平原則

問:產創30條最大的爭議點在違反租稅公平原則,這點不易說服立法院?

王:產創30條原始出發點是提供全球龍頭企業單一、有競爭力的稅率環境。事實上,最初政府徵詢企業的兩個方向是:採用17.5%單一稅率,但刪除研發、人才培育等投資抵減項目,以及20%稅率,加上投資抵減配套措施,二者有增有減,其實並沒有牴觸公平原則。

問:你心中有競爭力的單一稅率是多少?

王:至少要與其他國家優惠稅率範圍差不多,例如新加坡是17%,香港是16.5%,而產創30條提出的15%優惠稅率,更是魔術數字,足以成為吸引全球龍頭企業來台的觸媒,建議政府可考慮的單一稅率區間在15%~17%。

問:若政府仍未採納建言,你認為產業的未來會怎麼走?

王:台灣產業可能走向空洞化,不易產生龍頭企業。事實上,政府針對龍頭企業應該要給一套與中小企業不同的設計,優惠的程度不同,如同龍頭企業與中小企業,如同飛機的兩翼,平衡才能起飛。

訂標準,且不輕易啟用

問:可適用單一稅率企業的遊戲規則該怎麼定?

王:政府可以擬定一套嚴謹的標準,且不輕易啟用,政府可思考什麼是對台灣產業有幫助、可帶動產業發展的全球龍頭企業,針對這樣的對象,才給予提供單一優惠的稅制。

不忍見台灣錯失好機會

問:這段時間,你以公會理事長身份出面力戰群雄,面臨不少壓力?

答:台灣面臨歷史的轉折點,我不願看到機會就這樣過去,下一個10年、8年台灣是有機會在產業發展有所突破,如果沒有看到機會,我也不會跳出來吵。事實上,這段時間出面發聲,對我個人,以及宏碁的形象都有所損傷,外界質疑我的立場,但基本上,我是希望善盡責任,不管最後政府如何決策,我對公會、公司、台灣都問心無愧。

問:比較宏碁、惠普近5年來的全球合併稅率,多在17%~21%上下,差異並不大?

王:惠普透過併購,有稅額扣抵移轉的效果,其在稅負規劃準備的非常充份。宏碁今年的目標是挑戰惠普,成為全球最大筆電品牌,根據產業界的訊息,惠普面對宏碁的挑戰,態度是抵死不從。為此,宏碁希望在各方面,包括稅率,都希望能夠取得有利的資源,為這場艱鉅戰役做準備。宏碁這幾年筆電市占率逐年提升,氣勢如虹,今年希望藉這股氣勢進一步挑戰惠普,一旦氣勢弱下去,起碼要2、3年才能回得來。

宏碁總部仍願留在台灣

問:宏碁的營運總部還會留在台灣嗎?

王:這段時間對內、對外我都在努力,對內是宏碁經營團隊的確認真討論過營運總部是否搬離台灣,身為台灣人,我當然主張宏碁總部要留在台灣,為了這點主張,我還會繼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