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電腦公會理事長王振堂﹙左二﹚、花旗環球總裁杜英宗﹙左一﹚,1日接受工商時報社長王嶠奇﹙右二﹚專訪,談產創條例是台灣企業國際競爭力的活路唯一機會,並強調單一有競爭力的稅率,才能吸引國際企業來台設立營運總部。圖/洪錫龍
王振堂

近期產創30條爭議沸沸揚揚,其實關鍵不在誰對、誰錯,而是政府、企業身處環境不同,本質不同、目標也不同;企業經營重心在創新、政府職能則在分配,兩者之間存有衝突,但如何讓不同訴求予以交集,創造最大公約數,而非兩條永遠的平行線,則須靠著雙方的智慧解決。

產創30條擬以15%的單一稅制引進國外大集團在台設營運據點,這是台灣史上的頭一遭,也觸動強調分配的政治敏感神經。產創條例在行政院討論後,刪除了30條、加上了中小企業獎勵,政院著眼點也是資源分配。

企業談的是永續經營、政黨政治談的是勝選,政黨思考的是如何避免政黨輪替,也因此,資源平均分配是政治上的真道理,尤其是首重清廉的馬政府、吳內閣,對於有圖利財團的爭議,更是碰也碰不得的話題。

產創30條的爭議點,先不論後續是否有國外龍頭企業來台設營運總部,檯面上擺明的僅對國內4家大企業有利,明顯不符合政府分配原則,最後悲劇收場早可預期。但企業要問的是?政治看短、企業看長的宿命下,30條要過關是難上加難。

然而,台灣產業發展歷程,從早期的重化工業,到中期的高科技產業,當時均見政府刻意呵護關愛的眼神,而就在政府只有獎勵,先不談分配的前題下,才能創造出如台塑、台積電等國際級的企業,因此,若所有的政策從分配、大政府的心態著手,企業要茁壯的機會相對為小。

反觀企業在爭取投資權益時,也須了解政治現實,面對有選票壓力下的政黨政治,適時給予社會一些正面的宣示,尤其是協助政府降低失業率的努力,如此一來,魚幫水、水幫魚,以對方立場為出發點的溝通訴求,來形成企業重創造、政府重分配,兩條平行線的交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