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經兩場選戰洗禮,外界都說金溥聰變「柔軟」,他對於這樣的形容,卻不十分認同。接受本報專訪,金溥聰理論與實務並進,對媒體解釋:「為何要這樣提名?」金溥聰想要證明,國民黨也可用不同的方式打仗,這次輸了,還要埋下「未來茁壯的大樹種子」。

走進金溥聰辦公室,一大包藥還擺在會客桌上,金溥聰不好意思,再從辦公桌上打開一個紙袋,原來還有一疊中藥,這是妻子周慧婷幫他準備的。「我去花蓮輔選時,還忘記帶藥,半夜起床咳了兩小時才停。」被問到這是不是對媒體的「苦肉計」?金溥聰漲紅著臉趕緊把藥包收來。

幾次輔選下來,黨內很多人都說,「金小刀變了」!這幾次選戰,他從後面操盤走到第一線,顯得親民許多,他還自嘲:「回來不到三個月經歷兩次選戰,對我的黨務經驗是速成班。」

金溥聰擔任國民黨祕書長,他想證明自己可以搞一場「不一樣的政治」。桃園的參選人說自己已花了一千五百萬,暗示拿錢擺平;嘉義的主委要「糧草」下來,才肯輔選,全被他嚴詞拒絕,甚至限期撤換。但在花蓮,金溥聰把過去有恩怨的謝深山、杜麗華、葉金川、楊文值、蔡啟塔全找來為王廷升簽字背書。他說,整合不會永遠只是「妥協」一條路而已。

學習量化科學,金溥聰自許是務實的政治從事者,要挖出國民黨過去已經爛掉的根基,期望以改革的理念打動選民與支持者。馬英九跟金溥聰都知道,這條路一旦邁開步伐,再也沒有走回頭路的本錢與空間,不管成功或失敗,國民黨不一樣了,台灣的政治也將不一樣了。

一場立委選戰,金溥聰飽嘗理想與現實間的衝突。但當理想受到現實的反撲時,「馬金體制」是否能夠堅此百忍,才是關鍵。四席立委補選只是小菜,五都選舉才是考驗小刀能否端出滿漢全席的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