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上海的司馬秀媛,生前最愛穿素雅的旗袍。(張典婉提供)
▲鐘錶女王劉費阿祥展示印有藍紫玫瑰的凡賽斯旗袍。(姚志平攝)
風情萬種對於1949年從大陸來台的婦女而言,旗袍是鄉愁,也是時尚。這股旗袍風,也讓台灣摩登婦女展現另種風情(右,鄧南光家屬提供)。電影《花樣年華》中,張曼玉變化多端的旗袍掀起時尚界的旗袍風(上,本報資料照片)。
風情萬種對於1949年從大陸來台的婦女而言,旗袍是鄉愁,也是時尚。這股旗袍風,也讓台灣摩登婦女展現另種風情(右,鄧南光家屬提供)。電影《花樣年華》中,張曼玉變化多端的旗袍掀起時尚界的旗袍風(上,本報資料照片)。

電影《花樣年華》談一九六○年代的香港,女主角張曼玉身穿廿多款高領合身旗袍,展現婀娜多姿的身材,成為最受注目焦點,也在時尚界掀起復古旗袍風。

一九四九年,國民政府撤退來台,許多政商名流逃難到了台灣,仍堅持故鄉的生活形態。如同白先勇在「台北人」中所描繪「永遠的尹雪豔」:「在台北仍穿著她那一席蟬翼紗的素白旗袍…,尹雪豔公館一向維持它的氣派。尹雪豔從來不肯把它降低於上海霞飛路的排場。」

那一年,廿一歲的劉費阿祥帶著剛出生的兒子搭上太平輪,逃難到了基隆。由於好心的鄰居臨時幫她換了提早一班的船票,讓她幸運逃過一劫。從此幸運之神總在她最困苦的時候降臨。原本不識字、在上海幫傭的劉費阿祥,因為一名船員拿了一只手錶託她賣,從此踏進鐘錶業,經過數十年的打拚,代理百達翡麗等多種瑞士名錶,如今成為台灣的鐘錶女王。

如今已八十三歲的劉費阿祥熱心公益,活躍於商界與婦女團體,每次出席國內外會議,她穿起年輕時訂做的美麗旗袍、梳著一九六○年代最時髦的髮型,總成為目光焦點。劉費阿祥的衣櫃裡曾有近百件旗袍,多半是在香港訂做的。

「這件象牙白格子布料是香奈兒,那件藍紫色玫瑰花布料是凡賽斯。」劉費阿祥穿起在紐約挑選的香奈兒名牌布料做成的旗袍,特殊格子圖案加上黑色滾邊,顯得雍容華貴。當年她與百達翡麗簽約的酒會上,穿的就是這件香奈兒旗袍。名牌布料結合香港師傅的手藝,讓傳統旗袍流露出現代感。

劉費阿祥來台前一年,一九四八年十二月,司馬秀媛與母親、妹妹們搭太平輪來到台灣。司馬秀媛是作家張典婉的母親,原是上海富家千金,與已故裕隆集團董事長吳舜文是中西女中同學。司馬秀媛的先生張漢文則是來自台灣的外交官,曾派駐新加坡、日本。來到台灣之後,她隨丈夫回到苗栗頭份老家定居,從此變成客家媳婦,過著恬靜的農村生活。

「母親生前每逢周末會換上旗袍、穿上高跟鞋帶我出門去看電影。」張典婉說,當時苗栗鄉下母親是唯一穿旗袍的人,她特別喜歡淡藍色、有小碎花的旗袍。相較於劉費阿祥現代感十足的旗袍,司馬秀媛的旗袍呈現一種樸素之美。

「母親生前有喝下午茶的習慣,也煮咖啡,烤海綿蛋糕,非常著重生活品味。」張典婉說,母親生前曾提到在上海的生活點滴,當時她去逛先施百貨,可是有司機提貨的喲!

司馬秀媛在二○○四年過世,張典婉迄今仍保存媽媽生前的旗袍,自己也穿起改良式旗袍來,並且嘗試把旗袍與牛仔褲混搭,如今也有一櫃子旗袍了。

對於一九四九年從大陸來台的許多婦女而言,旗袍是鄉愁,也是時尚。這股旗袍風,也讓台灣的摩登婦女展現另一種風情。(採訪/謝錦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