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一周全國小學開學,可能有無數家長像我一樣,又在傷腦筋如何處理孩子的名牌問題:要用脖子吊帶呢?還是胸前別針?什麼樣的掛帶、別針才不至於在孩子遊戲嬉鬧時造成勒刺傷?是不是要聯合其他家長學期初就預先集體添製幾套額外備用?是不是能在每天孩子出門之前,提醒他或她不要忘了生存必須要用的水壺、餐具以及名牌?

名牌真的是如同食物飲水一樣的生存必需品嗎?其實孩子和孩子之間,連名字都不一定需要熟悉,就可以玩在一起;班級導師以及科任老師,開學一周或者最多一個月之後,絕大多數都可以叫得出班上每個同學的名字甚至綽號;所以同學老師都不需要在校園裡隨時、隨地、隨身攜帶一張名牌標明自己,真要時時刻刻提醒別人我是誰,帶的也該是姓名的名牌,而不是學號的名牌。

那麼,這幾十年我們都戴過的學號名牌,是戴給誰看的呢?只要回憶一下,是誰在各式各樣公文書類裡不斷抄錄重製這個幾乎比活生生的個人還重要的號碼?是誰委屈地為自己辯護說、全校學生太多不可能叫出每個人的名字、所以只好以學號代表?是的,就是訓導主任、註冊組長、校長這些行政人員。雖然他們也都是優秀和藹的教師,在自己的課堂經營裡因材施教,知道每一個學生底細,根本就不需要名牌,但是一旦坐上了行政人員的位置,彷彿名牌關係著他們名位的權威,必得行禮如儀,繼續以沒帶名牌之名規訓著學生們。

究竟強制學生一律戴名牌對行政人員有什麼好處呢?說實在,筆者也百思不得其解,但曾聽過一位小學校長說,「等你的孩子在學校被人欺侮的時候你就知道了!」她的意思是說,校園中不時會出現霸凌事件,受害學童往往不認識加害者,只能靠著加害者身上的名牌,受害人才能幫助校方追查到真相。依照這個推理,警政署長今天就該推動立法,規定全國同胞隨時隨地配戴身分證號碼名牌,這樣罪犯犯罪時就會無所遁形,大家就可以安居樂業了!教育從業人員不思從根本處預防校園霸凌,卻把所有學生視為虞犯,配掛標章,真是令人夫復何言!

我不否認學號或身分字號存在之於一般行政運作必要性,但就像我們不會把身分證字號每天掛在胸前一樣,教育單位或許也該慎重考慮:國民小學學童真的必須每天在校園隨時隨地配戴名牌嗎?畢竟,學校不是軍營、監獄,更不是集中營,行政部門是為辦教育而存在,教育不能為了行政方便而迷失在不必要的細節裡。(作者為哈佛大學博士,北市學童家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