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錫瑋宣布棄選新北市長時,許多人都為民調始終低迷不振的他拍案叫絕,還有不少人為他抱憾叫屈,如果針對他下台身影的觀感,再做一次民調,數字一定甚為好看。可惜的是,民調通常只會測人競選上台的機會,但測人棄選下台之漂亮,分數再高,對逞強鬥勝的政客而言,終究枉然。好在,棄選不見得就是認輸,阿扁不也說過,除了氣盛還要比氣長,周錫瑋此番轉折,留得青山,今後未必無柴可燒。

但就在當下,恐怕也有人腦中會浮出一個疑問:如果周是因為民調過低而被逼退,那麼很長一段時間以來民調極慘的馬總統,將來若不能振衰起敝,是否也會現世報,循例辦理而不能再競選二○一二的連任?想當年,說過多少次不選台北市長的馬英九,不也是因為當時的民調高到令人無法拒絕而上陣下海?

說來說去,民調實在是令政客又愛又恨的玩意兒,有時可以使人美麗得莫名其妙,有時卻又讓人哀愁得一塌糊塗。但也好在,民調只是特定時空裡民眾的好惡,好惡是感性的、是一時且浮動的,未必是理性甚至多重複雜的民意;當然,在許多時候,這兩者往往會牽扯不清,混為一談。

現在被視為民進黨惟二「救世主」之一的蘇貞昌,是另一個比氣長的好例子。想當初,在自由、三立等特定綠媒的操作下,蘇硬是被謝長廷逼退,可如今時移勢轉,不也一樣活龍一條,在民調的加持下風雲再起?其實在對民意的理性盤算下,蘇的競選首都市長看似利弊參半,實則清楚不過。

選舉不外贏與輸,如果蘇選新北市,輸在該勝的老地盤,從此出局;贏則勝之不武,且必被鎖在北縣難以逐鹿下屆總統。若直取北市,贏可攻下藍營心臟,為黨立下奇功,屆時必然前呼後擁,半途轉選總統誰曰不可?即使敗,既已為黨犧牲,捨必勝之局而轉戰難克險境,更可循陳水扁、謝長廷模式,直攻總統大位討回公道。這是對蘇個人最好的雄圖,對民進黨卻是難測的險棋,只不過,曾經也執政過的民進黨很難對蘇這種「進取」之心有所批判,而未來如何擺平蘇與蔡英文的整合問題,則是民調之外黨內關鍵的挑戰。說到底,年底五都大戰,勝負毫釐的大台北「雙城奇謀」,正是一場權力的魔戒之爭,端視誰能「王者再臨」?

隨著社會的開放和技術的精進,台灣民調的準確度已愈益提升,在實務上也成為黨內提名、媒體報導至政客進退的重要工具。真正專業、正派且是長期進行的民調,的確有其準確度,而且可以提供客觀的檢驗與判斷參考;最可惡的反倒是某些不花工夫、不肯研究的特定媒體或政客,只憑好惡立場批判民調,這才是民調遭到汙名化的主因。

從蘇貞昌、蔡英文、朱立倫到胡志強,他們目前的進退行止、話語謀略,莫不相當程度地與民調結果相應和;政治領袖當然不能全以民調治國,但如何從民調中,精確解析出短期的好惡、長期的趨勢,面對民意既不嘴硬、也不目迷,更不心盲,絕對是政治家與小政客區分見識的差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