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梭巡,在各樣底景地;飄移的孤島,沒有歸期。拋棄一切,再欲望一些,或者,其實……很多。迷信自由,祇是迷信,終究哪裡都是異地。拘謹的不羈,虛無底追尋,找不到什麼,然後瞇著眼睛走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