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與沈醉組成生活。陪伴我的愛人是嬉皮或詩人。生命的終點與最接近原始的念頭相遇。洪流之中唯一等待我去履行的職責,是散播親吻與革命。我的真實身分是浪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