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有人說,每年召開的人大、政協兩會,是中國的「年檢」,檢查政府的施政,檢查兩會代表委員是否稱職,也檢查公民意識的成長。

今年的兩會即將舉行,許多公民、媒體輿論和大陸當局都表達了對兩會的期待,提出了兩會應該討論的課題,例如經濟結構調整、反腐倡廉、戶籍制度、收入分配、教育改革、醫療改革、養老保險等等。

不過,隨著2012年大陸領導人換屆的日漸逼近,雖然大陸當局總是強調要「一手抓改革發展,一手抓團結穩定」,但抓「穩定」的這一手似乎仍是重中之重。

要讓社會秩序的穩定成為不分官民的期望,前提是民眾認為既有的社會秩序能保障自己的生存發展,而要「維穩」,更得先了解不穩定的根源何在。回望2009年,群體性事件數目仍持續上升,七五騷亂、石首事件、通鋼衝突、鄧玉嬌案、暴力拆遷以至於眾多公民的「被XX」,突顯的是公民權利與行政權力的衝突越來越激烈。日前,《瞭望東方周刊》的報導便指出,未來十年群體性事件將是社會穩定的最大威脅。

官民矛盾的加深,固然反映了公民意識的迅速抬頭,但無法否認的是,權力天平過度向公權力傾斜,制衡公權力濫用的機制與力量不足更是深層原因。

所以,要真正「維穩」,就不能只靠嚴打,也不能單憑釋放經濟利多,或是在制度上作局部性的小修小改,而是要約束國家權力,保障公民權利,讓每個公民真正在日常生活中感到安全與幸福。日前,溫家寶總理與網友在線交流時說,「只有民主才不會出現人亡政息」,正說到了問題的關鍵要害。

由此出發,我們期待今年的兩會,大陸「人民民主」的前進能成為焦點課題,並獲得真實的成果,其中拆遷條例的問題,尤為我們所關心。

拆遷問題已成為今日中國社會衝突的重大焦點之一,《城市房屋管理拆遷條例》明顯與《物權法》相牴觸,不少地方政府官員將拆遷視為政府創收的主要產業,而拆遷過程中,更屢見不公正和暴力的手段,民眾被打傷打死已司空見慣。值得注意的是,在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城鎮化」的政策目標,並將之作為經濟增長的重要動力來源後,圈地、迫遷的問題,有可能不分沿海內陸、城市農村或大小城鎮,更廣泛地蔓延開來,使得矛盾更加激化,此問題的解決,實已刻不容緩。

去年年底,北京大學5位法學教授建言撤銷《城市房屋管理拆遷條例》,得到社會熱烈的回響,大陸當局也有積極正面的回應。如今,更有大陸學者提出,應該以撤廢此條例為切入點,全面啟動制度轉型工程,將現行制度轉型為以約束權力、保障權利為核心的新制度,學者還指出,這種自上而下的改革,將是「成本最輕,震盪最小」,也就是最能「維穩」的辦法。

我們期待,本次兩會的代表、委員們能以「制度轉型」的高度,議論此一重大課題,以更大的力度推動國務院立即撤銷《城市房屋管理拆遷條例》,並由人大常委會制定合理的、保障民權的相關法律,讓公民權利的保障成為2010年的最大熱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