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戶籍制度僵化,許多農村戶籍孩子受教權難平等。(新華社)

著名文學作品《河殤》,曾暗喻中國農民「被土地綁死」的命運。依大陸現行戶籍制度,多數的農村戶籍享有的社會福利不及城市,連車禍賠償都按戶籍區分多寡,被民眾詬病為「同命不同價」。大陸13家媒體因而在兩會之前,發表共同社論呼籲中央政府進行戶籍制度改革。

日前大陸《求是》雜誌刊載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的文章,提出加快推進戶籍管理制度改革,著力解決流動人口就業、居住、就醫、子女就學等問題,探索「以證管人、以房管人、以業管人」相結合的流動人口服務管理新模式。

《新京報》評論指出,這種滯後的戶籍制度導致大量人口處於「人戶分離」狀態,導致嚴重的社會與政治問題:上 億農民工在沿海新興工業區打工,數以千萬的白領以外來人口身分生活於大城市,這三類人口對所在城市貢獻了大量稅收,卻難以享受理應得到的公共服務。

因此,《新京報》評論認為,理想的戶籍制度是自動登記制度。一個人出生在某地,就自動登記為該地戶籍;若離開原有戶籍登記地,進入另一個地方,不論是城市、鄉村,居住一定時間,並準備長期居住下去,就應當獲得本地戶籍。

大陸13家媒體昨天更進一步發表共同社論,敦請兩會代表與委員,用手中的權力要求有關部委提出戶籍改革的明確時間表,逐步以人口信息登記制度取代現行僵化的戶籍制度。共同評論表示,中國患戶籍制度之苦久矣,評論相信,人生而自由,人生而擁有自由遷徙的權利,在這個計畫經濟時代,戶籍制度應與時俱進。

爭取人口信息登記制

13家媒體認為,現行的戶籍政策造成城市居民與農民、城市居民之間地位的不平等,制約中國公民自由遷徙,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憲法》精神相違背。

共同評論指出,現行戶籍制度分割了城市和鄉村。農民工為城市的發展付出勞動,可是,他們的下一代仍然沒有辦法解決身分認同,城市無法接納他們。大家在同一座城市共同進行建設、納稅,但沒有戶口就無法享有平等的就業機會和同等的醫療、教育、養老等社會保障。因此,夫妻被迫兩地分居,年老的父母無法與子女團聚。共同評論質問,這樣的隔離究竟還要持續幾代人?

共同評論強調,現行戶籍制度是滋生腐敗的溫床,城市戶口成了被買賣的對象。有權者可以以此尋租(租賃城市戶口),地產商可以以此為銷售的工具,而千萬的弱勢群體卻要付出金錢的代價,面對不公的待遇。

共同評論認為,溫家寶總理曾明確表示,中央已決定穩妥地推進戶籍制度改革。包括上海、深圳、廣州等大陸數十個城市都已經公布戶籍改革的措施。在一些城市中,農民工也正陸續被城市接納,這些政策都已經為現行戶籍制度改革奠基。

共同評論指出,戶籍政策盤根錯節,改革細節錯綜複雜,然而評論認為,那些已經、正在以及仍將因此政策而受挫、受苦的人們,等待改革的迫切,讓每一分鐘的等待都顯漫長。

市場經濟是由市場配置資源的自由經濟,人的流動是市場經濟題中應有之義。在欣喜地看到中國經濟飛速成長的同時,也要警醒經濟結構的轉型已經迫在眉睫。人口紅利正在消失,自然資源也非源源不絕,中國經濟下一輪成長的動力已經更多指向內部結構的調整與資源使用效率的優化,而非粗放式的外延擴張。

將可加快城鎮化進程

共同評論強調,戶籍制度的改革不僅利於民生,更能加速中國的城鎮化進程,更重要的是,戶籍制度的改革將能幫助確立中國以人為本的價值理念,成為中國社會各階層均衡進步的基石。

此次發表共同社論的13家媒體分別為,《南方都市報》、《雲南信息報》、《重慶時報》、《新安晚報》、《城市晚報》、《華商報》、《遼瀋晚報》、《大河報》、《都市時報》、《安徽商報》、《內蒙古晨報》、《東南時報》和《經濟觀察報》。目前,這篇共同聲明已在網路引起熱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