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節剛過,民工荒的消息頻頻傳來,一個問題我們現在必須正視,這就是這些年的發展模式必須進行轉變。清華大學的秦暉教授將這種模式稱為「低人權優勢」。

農民工是這個模式的一個核心要素。他們每年以極大的成本往返於打工地與家鄉之間,他們中的大多數人要犧牲掉正常人很難割捨的家庭生活;他們在非常差的工作條件下,從事著最苦最累最危險的工作,每天工作10個小時以上幾乎是一種常態,而且不能享受法律規定的雙休日休息;他們得到的是整個社會最低的工資收入,社會保障和福利只是近些年才得到有限的改善,受到社會的歧視更是一種普遍的現象。可以說,這是支撐這些年中國奇跡的一個不可或缺的因素。

在分析「民工荒」現象的時候,學者們總是力圖用勞動力市場中的供給關係來進行說明。但我認為,實際上有一個因素比市場中的勞動力供給起著更重要的作用,這就是農民工模式形成的現實基礎。農民工能夠接受這樣的條件出來打工,必須有兩個前提。一是生活所迫;二是打工能夠得到的工資儘管在整個社會中顯得非常微薄,但對於農村的低成本生活具有重要的意義。但現在這兩個因素都在發生變化,支撐農民工模式的基礎正在坍塌,一個以農民工支撐的經濟模式即將終結。

從這個意義上說,現在需要做的,是要創造條件,真正實現發展方式的轉變。在這當中,至少有兩個問題是需要提上日程的。

第一,構築具有現代文明底線的工資關係。過去在相當一批企業中,勞資關係是嚴重不平等的,有時甚至突破了現代文明的底線。有的企業,限制人身自由,甚至實行野蠻管理的事情並不鮮見。當然,構築新的勞資關係的核心是法律對勞動者權益的保護以及勞資關係中討價還價制度安排的建立。

第二,推進城市化的過程,實現農民工的市民化和產業工人化。靠流動人口來支撐中國工業化的路子已經要走到盡頭了,我們需要形成並適應以城市化的產業工人來支撐中國工業化的新模式。

一個時代也許要終結了。我們需要為進入新的時代做好準備,並且現在就需要著手。

(摘錄自《經濟觀察報》201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