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業創新條例(產創條例)的爭議,從過年前一直延燒到現在,行政院已宣示將在下次立法院審議時,刪除產創條例第30條所給予「全球國際級跨國企業」在中華民國境內設立營運總部的低稅率優惠。此消息一經傳出,立即便遭到相關企業負責人的激烈反彈,其中以宏碁董事長王振堂的言論最具代表性。王董事長一方面強調吸引「龍頭」企業來台設立營運總部的重要性,另一方面則堅持營所稅稅率降至15%的「魔術」效力,甚至「威脅」考慮將宏碁總部搬離台灣。王董事長一連串的媒體發言與動作,誠然對行政院造成莫大的壓力。回顧行政院產創條例的訂定過程,讓我們再一次看到了政府決策反覆猶豫的無能表現。

我國的營所稅稅率原來是25%,從99年度開始才調降為20%。這其實是賦改會為因應促產條例98年底落日所提出整套改革方案之一部分,其他內容尚包括取消除研發、人培、物流中心與營運總部等四項以外之租稅優惠,以及搭配綜所稅的改革,提高標準、薪資、教育、殘障等扣除額,並調降最低三級距之稅率各一個百分點。賦改會的改革原則是在維持政府稅收不變的情況下,以取消減免擴大稅基後所增加的稅收,來調降營所稅的稅率。若促產的租稅優惠項目廢除的越多,營所稅稅率的降幅就能越大。經過估算,如果前述研發等四項租稅優惠也能取消的話,則營所稅稅率就能降至17.5%。換言之,即使在20%的稅率下,那些得以繼續享受四項減免稅的企業,其實際的平均稅率一定遠比17.5%還低。然而,由於我國企業對租稅優惠依賴甚深,一下子全數廢除引起的反彈必大,政治成本過高,因此行政院乃決定採行較為折衷的做法,保留四項「功能性」的減免稅,而營所稅稅率則只降至20%。

綜觀世界各國的租稅改革趨勢,大都以「降低稅率、擴大稅基」為基本原則,就此而言,行政院的改革做法與方向,尚符合國際思潮,值得肯定。根據財政部的資料分析,全國近80萬家的申報營所稅企業中,享受促產條例租稅減免的只占2.2%,其中又以電子零組件業、電腦通信及視聽電子產品業、石油及煤製品業等所享受的減免稅金額最高。這些產業實際的有效稅率皆偏低,例如電子零組件業的有效稅率僅有5%。這種高度集中於少數廠商與特定產業的租稅減免制度,不但扭曲了資源的使用效率,更造成租稅負擔的嚴重不公。這次產創條例能夠一舉把產業別與地區別的租稅優惠全部取消,只留下功能別的減免稅,不啻是一項稅改上難得的突破,而營運總部的租稅減免即係因此才被保留下來。政府在做稅改時的這項用心,似乎有必要讓企業界有更正確與充分的了解。

其實,政府之所以給予營運總部租稅減免乃是基於其所發揮的全球統籌管理「功能」,不該因企業種類、規模大小,甚或國外或國內公司而有別。平心而論,產創條例第29條對於營運總部真正從事運籌功能所取得的三類所得(包括對國外關係企業之管理研發、權利金及投資收益等所得)所給予的免稅,已足以達到鼓勵企業進行全球布局的目的與效果。今若只因其為「全球國際級跨國企業」,就另給予與營運總部功能無關之其餘所得營所稅15%的低稅率優惠,實不符合這次稅改所宣示功能性獎勵的宗旨與精神。宏碁王董事長以企業立場的發言,我們可以理解,但個別企業利益者的意見,可能與社會整體利益有所衝突,此時,政府應該秉持冷靜的態度,在與企業界充分溝通之後,以政策專業的考量為重,權衡輕重利害,堅定地做出正確的抉擇。

產創條例爭議發展到現在,似乎有益愈激烈的趨勢,惟導致這種結果,政府與企業雙方都有責任。行政院錯在一開始就不應棄守專業,接受黨團立委的壓力,將第30條納入,這反映出行政院的決策欠缺中心思想與價值,此毋寧是一個值得重視的警訊。至於企業,則錯在未能準確體認政府稅改的方向與作為,並過度誇大「龍頭」企業的重要性,以致引發社會輿論的反彈。尤有甚者,更把企業的競爭力與租稅減免做唯一掛勾,強調沒有租稅優惠,企業便難以發展與生存,反而造成社會大眾對其要脅政府的不良觀感。其實20%的營所稅已是世界偏低的稅率,企業與其把精力花在要求政府給予更低的稅率,還不如將心思用在督促政府做好其他更重要的投資環境與制度的改善。畢竟,當投資環境與制度變好後,營所稅稅率是15%、17.5%或20%根本就不再是問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