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平稅改聯盟總召集人 王榮璋

最近幾年,在稅改議題上,公平稅改聯盟扮演為基層民眾發聲的角色,其中有一位靈魂人物-召集人總王榮璋。他表示,稅改聯盟為「聯盟中的聯盟」,可複式動員,有2.6萬個義工。大家都很忙,但是為了相同的理念,才會在不支薪情況下,努力投入。

王榮璋身體行動不方便,曾擔任殘障聯盟的祕書長,在94年2月至97年1月擔任民進黨不分區立委,從事社會福利政策立法。

當時因為民進黨改變不分區的選舉制度,分為團體、政治、學者3組,其中,一半經過黨內初選;另一半由黨主席提名,經中執會通過,94年那一屆的民進黨不分區立委除了他之外,尚有黃淑英、蔡英文、王塗發等,代表不同類別。

97年2月,王榮璋離開立法院,回到民間的社福團體,但口才便給、對稅改議題投入很多關注,轉而接任公平稅改聯盟的總召集人,近日連連看到稅改聯盟對產業創新條例立法的意見,不惜惹上提案的國民黨立委。

王榮璋表示,聯盟有2種,第1類是實質運作的聯盟,有專職工作人員。例如,老人福利推動聯盟、婦女團體全國聯合會。第2類為議題式聯盟,沒有專職工作人員,由參與者為共同理念而組成,皆為義務型,無外界捐款。稅改聯盟即是此類型,下面有30多個聯盟。平常若集會需要支出,由團體出部分的錢,借用免費或便宜的場地,讀書會的講師也往往不收車馬費,節省開支。

公平稅改聯盟的前身有2年為泛紫聯盟,當時民間社會福利界認為,社福需求已逐步建立法規,成為政府的政策。但在實際執行時卻打很大的折扣。以台北市執行最好,越往南部的折扣越大。主要因為地方政府缺乏財源,而中央政府更窮,肇因於財政出了嚴重的問題,才轉而關切稅制改革,致力於財政改革。

稅改聯盟的人員一開始並不了解稅制,現在對稅改、財改有了很大的發言份量。國民黨執政之後,成立賦改會,公平稅改聯盟也受邀擔任諮詢委員。但因為賦改會後來淪為橡皮圖章,為行政院大降遺產及贈與稅背書,稅改聯盟遂和幾位大老級學者一起退出賦改會,轉到體制外改革。

王榮璋說,當時總共砸下5,000萬元大做電視廣告,卻故意不署名,讓外界誤以為是政府宣導短片。而沒有財源的公平稅改聯盟自做影片,在網站上打出「美國股神巴菲特說,富翁繳的稅不如一個清道夫,反對美國政府降遺產稅、反對為富人減稅,而我們的行政院卻專門為財團鉅富減稅,至為不公不義。」並在人潮聚集的車站前,上演街頭行動劇,向民眾揭露財團與官員聯手壓榨受薪階級。

接著,97年12月13日,王榮璋和稅改聯盟發言人簡錫堦站上宣傳車,領導稅改街頭運動。稅制改革是個很冷的議題,當天卻能動員5,000人上街頭,主要是喊出政府只為財團大降稅。

稅改聯盟是如何成功動員?王榮璋表示,首先要有能打動人心的議題,人民心裡有不滿,才願意站出來。再者,稅改聯盟可以「複式動員」,訊息在各個團體宣導一次,在總會、聯盟又宣導一次,所以訊息能有效宣傳。

他說,從就業以來至今22年,他感到最愉快的日子是在伊甸社會福利基金會從事幕僚的工作,追隨創辦人名作家劉俠6年。

王榮璋回憶表示,劉俠有非常棒的口語表達能力,可以把幕僚人員提供的分析,做「標題式發言」。例如,在伊甸成立10年記者會上,她一開口就說,「10年前,我是抱著在沙漠上種玫瑰的心情,成立伊甸」,果然成為隔天各大媒體的標題。

他說,「劉俠願意不計毀譽投入社運,當年社會福利運動尚在倡導階段,常上街遊行。因為得到民進黨支持,外界視社運等於民進黨,等於暴民,連她的教會對她都不諒解。但劉俠不會為愛惜羽毛而退縮,永遠身先士卒站到第一線,成功之後就隱退。」劉俠伊甸基金會的董事長做2任,創立殘障聯盟總會,也只做1任理事長,並立下殘盟理事長不連任的慣例。

劉俠雖已去世多年,但王榮璋仍視其為精神導師,繼續為社會底層、弱勢族群發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