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務人員考績法修正草案版本出爐,公務員只要表現不佳,也會砸飯碗。不過,儘管新的考績法草案規定「三次考績丙等應資遣或退休」,又規定每年必須有三%的丙等考績公務員,但要「連中三元」登上劣等公務員名冊,現實上有相當高難度,這樣寄望人治的考績法修正,在執行上恐怕會有其困境。

所謂「累積三次丙等應資遣或退休」,接受考核人數眾多,標準不一,要拿到丙等,並不容易,訂出標準,可能重蹈「輪流」覆轍。連銓敘部長張哲琛都不諱言:「要累積三次丙等,可能要花十年吧!」

若在民間企業,一年考績丙等,大概已經要等著走路,哪容得下混三年,如此修正顯得為德不卒。此外,為免只有上屬對下屬的單一考核,新增同儕評比,公信力及標準值得商榷,同儕間競爭壓力,難保不會有私心?反而淪為整肅異己的工具。

為了獎勵,這次新增「優等」,看似是為了鼓勵,但是努力半天,僅有五%比例的優等,領到的獎金,卻只比佔了高達六十五%的甲等者,多了半個月的獎金,似乎很難達到激勵作用。

文官制度長期被視為黑洞,對公務員來說,是很大諷刺,也讓公務員長期遭到汙名化,銓敘部擬出新的公務人員考績法修正草,不僅是要提升公務員的競爭力,也是讓公務員工作得更有尊嚴。

改革總是衝擊特定人的既得利益,但若是過於寬鬆籠統的條文規定,還不如不改革,外界甚至可合理懷疑,如此「低標」的考績法規定,不但隱約看到顧慮軍公教選票的影子,更讓一般民間企業員工有著強烈的相對剝奪感。

無論如何,考試院考績法的修正,立意甚佳,也有具體條文規範,但假使無法解決「輪流」的弊端,避免「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的問題,很可能讓修法美意大打折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