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登輝執政期間負責統籌兩岸決策的核心幕僚曾永賢透露,一九九四年初,他曾夜宿洛杉磯西來寺,與前《新華社》香港分社社長兼中共港澳工委書記許家屯密談三天三夜,許家屯曾建議李登輝政府,若要處理好兩岸關係,一定要派密使和鄧小平親自商談,並取得鄧小平承諾才有用。

曾永賢說,許家屯曾解釋為何中共討厭李登輝,因訪大陸的「非主流派」都講李登輝壞話,中共聽進去了,先入為主很難改變。許家屯並說,鄧小平曾表示「寄希望於台灣當局」,就是指蔣經國,當時蔣經國確實開始同中國接觸,而中共的方案是,統一後讓蔣經國擔任「共和國副主席」,但蔣經國沒回應。

曾永賢係在國史館出版的《從左到右六十年:曾永賢先生訪談錄》裡,回憶他與海基會秘書長邱進益、國統會委員康寧祥、研究委員張榮豐,在西來寺密會許家屯的過程,透露前述內容。其實,九○年代起曾永賢即在執行「兩岸密使」溝通對話任務,但在口述歷史訪談過程,他對這段絕密檔案絕口不談。

許家屯擔任《新華社》香港分社社長期間,曾被港媒喻為「香港地下總督」,一九八九年北京發生「天安門事件」後,因遭中共當局點名批評,隔年出走美國。曾永賢說,當年因看到許家屯在海外發表回憶錄,曾提到他在台灣「布置不少條線」,還派親信去過台灣,才透過星雲大師安排去洛杉磯訪問他。

對於許家屯訪談過程建議李登輝派密使和鄧小平談判,曾問許家屯應派誰去較適當,許家屯提出的人選是陳立夫。許透露,陳立夫曾託人送信給鄧小平建議兩件事:第一、不要放棄實現統一,一定要堅持下去;第二、不要放棄武力犯台,如果表明放棄武力犯台,台灣馬上會宣布獨立。

曾永賢指出,許家屯曾說,一九九○年要卸下香港分社職務時,曾向當時國家主席楊尚昆請示,由他「單線領導的在台關係要不要交接?」楊指示不用交接。曾永賢對此表示無法理解,他推測許家屯仍和中共維持聯繫,或楊有私心,想利用許單線領導的台灣關係。

對他曾邀張榮豐擔任國統會研究委員,一度遭國安局阻撓,認為張榮豐是「台獨分子」,所以國安局長不太贊成。

李登輝曾問他,「張榮豐是台獨嗎?」曾永賢就說不會,可能是他經常應邀參與民進黨舉辦的座談會。李登輝後來請曾永賢寫份文件給宋心濂,張榮豐才能進入國統會,等於是他作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