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登輝執政時期擔任國統會研究委員,長期任職調查局第二處(研究處)專研中共情報的曾永賢,在國史館最近出版口述歷史訪談中透露,前調查局長沈之岳(見左圖,黃子明攝)早年曾被「軍統局」派到延安,在抗日大學受訓,原應繼續做軍統局工作,結果反被共產黨吸收,被派回「保密局」工作,變成雙面諜。

李登輝執政時期擔任國統會研究委員,長期任職調查局第二處(研究處)專研中共情報的曾永賢,在國史館最近出版口述歷史訪談中透露,前調查局長沈之岳(見左圖,黃子明攝)早年曾被「軍統局」派到延安,在抗日大學受訓,原應繼續做軍統局工作,結果反被共產黨吸收,被派回「保密局」工作,變成雙面諜。

國史館最近出版《從左到右六十年:曾永賢先生訪談錄》,由曾永賢口述,國史館前館長張炎憲與許瑞浩、王峙萍訪問整理。曾永賢首度公開自述早年在日本早稻田大學加入「共產主義青年團」,投身共運,返台後繼續參加中共在台地下黨活動,隨後遭調查局逮捕,成為調查局 「自新人員」的轉變歷程。

曾永賢曾長期任職調查局,在訪談過程評價政府遷台以來歷任調查局長的表現,其中,公開指涉沈之岳是「雙面諜」說法,勢必將引發國安與情治系統議論。不過,曾永賢接受記者訪問時說,他已將新書寄送給調查局高層主管,有些情治單位可能不高興,但覺得歷史真相仍應客觀呈現。

曾永賢指出,沈之岳是在抗戰爆發後第三或第四年,被國民政府軍統局派到延安「中國人民抗日軍事政治大學」受訓,但被派回「保密局」(國防部情報局前身,原有保防、偵查業務劃歸調查局)工作後卻變成「雙面諜」。沈之岳不單要發展共黨力量,且要搞垮調查局。

曾永賢說,在處理情治機關上呈情報過程,由於沈之岳把關,蔣經國能看到的資料不多,但蔣經國仍很信任沈之岳。

曾永賢並以陸鏗回憶錄所指稱「沈之岳就是共產黨派回來的」佐證他的研判。陸鏗曾透露,沈之岳去世時,中國前國防部長張愛萍曾主持秘密追悼會悼念沈之岳,張愛萍送的輓聯寫道:「文武全才,治國有方;一事二主,兩俱無傷」,由此可見沈之岳的真正身分。

曾永賢說,沈之岳當了十三年調查局長,徹底「改造」調查局,消滅調查局原有「CC派」勢力,把調查局當初的主要功能,特別是對共黨鬥爭與政治偵防工作裁撤,以致後來調查局沒辦法做好政治偵防,為早期共黨在台灣的地下活動提供非常有利的發展條件,「對共產黨而言,這是很大的貢獻。」

曾永賢認為,調查局早期對中共組織在台活動可進行政治偵防,但被沈之岳刻意擺一邊,而著重進行經濟犯罪偵防,如貪污、瀆職、逃漏稅等,對中共情報研究也連帶受影響,因此,調查局對共產黨鬥爭的功能,慢慢喪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