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粱酒」與「碉堡」,應該是搭不上邊的組合,但金門有其特殊的環境條件,金酒公司硬是將它們湊在一起,在往太武山核心地帶和「小三通」水頭的路口,都看得到「白金龍」造型的水泥建物矗立在碉堡上,也算是另類金門戰地意象。

早就看慣碉堡的金門人,對這樣的異類結合,可能沒有太多的想法和看法,甚至於視若無睹;但不少觀光客,特別是曾在島上服役的懷舊遊客,可有許多的悸動和反感,認為這是蹧蹋國軍形象。

這種事在戰地政務軍管時期,絕對不可能發生,但現在是回歸憲政,軍民分家的民主年代,沒有頤指氣使的金防部司令官,也沒有軍民一把抓的政委會祕書長,有民意當靠山,不怕隨時被換掉「走路」的縣長,高興幹啥就幹啥,快活又自在。

金防部曾主張路口的碉堡在制敵機先,原則上要盡量做到隱密,前指揮官陸小榮和政戰主任黃慶靈對大酒瓶壓在碉堡上,多次表達遺憾,也曾親赴縣府說明軍方立場,但不能改變縣府的決策,相信新任指揮官張慶翔在巡視防區時,對此也會深感不妥。

在金門島還沒有撤軍,國軍守土有責的現況下,金防部的立場仍應受到縣府的尊重,園區範圍幾占全島四分之一的金門國家公園管理處,過去在這方面就做得不錯。

李沃士縣長行事有其開明的一面,亟欲跳脫舊思維、舊框架;金酒新任總經理姚松齡學經歷耀眼,應該也有一番新作為。未來,金酒若有類似「創意」作法,縣府至少應先跟金防部打聲招呼,雙方溝通一下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