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 是何等奇怪的個體

出生之後 就會站起來 走開

薄薄的一頁 瘦瘦的幾行

不需衣衫 不畏凍餓

就可以自己奔跑到野外

(甚至 只要有幾句

寫到誰的心裡面去了 就可以

從商周到隋唐

一直活到所謂的當代)

有一種說法:

詩繼續活著 無關詩人是否存在

還有一種更恐怖的說法:

要到了詩人離席之後

詩 才開始真正完整地

顯露出來